发新话题
打印

单向阀


这个项目现在回过头来看,能明显看出问题在哪里了。

其实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是不简单。
hi,im sai

TOP

楼主说说最后为什么会放弃?
hi,im sai

TOP

表面的问题是相机坏了和手法撞车,深层的问题是这个城市还没有发展出足够多的细节来撑起这个表现手法。

[ 本帖最后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3:57 编辑 ]

TOP

不要被金村修的直观摄影的说法迷惑了,实际上绝对不是“直观”或“直接”的,手法隐藏的好而已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3:58 发表
不要被金村修的直观摄影的说法迷惑了,实际上绝对不是“直观”或“直接”的,手法隐藏的好而已
并不是直接,是表面化。将除了眼睛看到外的其他因素的影响摒除到最低限度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01 发表

并不是直接,是表面化。将除了眼睛看到外的其他因素的影响摒除到最低限度
但最后往往被理解成,直接拍摄,不思考,看到啥拍啥。。。。。
看看提出这个观点的原意:
摄影者必须学会并且保持对眼前事物真诚的敬意,并借助作品中无限宽广的超出人类双手技能极限的影调将敬意表现出来。实现它并不需要摆弄拍照与冲洗的技巧,而是用直接摄影的方式完成它。


非常喜欢这句:摄影者必须学会并且保持对眼前事物真诚的敬意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07 发表

但最后往往被理解成,直接拍摄,不思考,看到啥拍啥。。。。。
看看提出这个观点的原意:
“摄影者必须学会并且保持对眼前事物真诚的敬意,并借助作品中无限宽广的超出人类双手技能极限的影调将敬意表现出来。实现它并不需要摆弄拍照与冲洗的技巧,而是用直接摄影的方式完成它。”


非常喜欢这句:摄影者必须学会并且保持对眼前事物真诚的敬意
不思考的照片是不存在的,就算快哉风那样的狂摄流在按下快门的1/125s里也会反射的思考一下为什么会拍。
最后这句也容易被误解成对客观事物过分的赋予本体承受不起的意义,并不断地被过分解读。最后变成了变相的主观意识照……
而且,所谓的敬意到底是要献给哪一部分呢?是景观对象呢?还是最后看到的照片成品呢?
你把“直接摄影”这个概念看得太高了。

[ 本帖最后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15 编辑 ]

TOP

到了金村修这里,直接摄影变的更唯物,去掉幻觉和虚浮感情,置身于活生生的混沌现实中,凭借直觉与被摄物迎面相遇。

但实际上他的技法,隐藏了太多他的执念,不能被他这个说法迷惑。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15 发表
到了金村修这里,直接摄影变的更唯物,去掉幻觉和虚浮感情,置身于活生生的混沌现实中,凭借直觉与被摄物迎面相遇。

但实际上他的技法,隐藏了太多他的执念,不能被他这个说法迷惑。
他并不是“直接摄影”,和你崇尚的Lee Friedlander的直接摄影是两个概念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12 发表


不思考的照片是不存在的,就算快哉风那样的狂摄流在按下快门的1/125s里也会反射的思考一下为什么会拍。
最后这句也容易被误解成对客观事物过分的赋予本体承受不起的意义,并不断地被过分解读。最后变成了变相的主观意识照……
而且,所谓的敬意到底是要献给哪一部分呢?是景观对象呢?还是最后看到的照片成品呢?
你把“直接摄影”这个概念看得太高了。
站在当时的背景,这个说法还是用来区分摄影与绘画的不同,特别是后半句关于影调的解释。
但站在当下,用现在提出的直接摄影的观念来解读,其实就是要剥离主观意识。但其实并不能这样单纯的去理解,包括金村修。
所以我觉得回过头来看到问题所在,主要还是在最终的表现手法上。我猜想当时你只是接受了这个观点,但最后在实际执行上,掉入了陷阱。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19 发表

他并不是“直接摄影”,和你崇尚的Lee Friedlander的直接摄影是两个概念
是的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21 发表

站在当时的背景,这个说法还是用来区分摄影与绘画的不同,特别是后半句关于影调的解释。
但站在当下,用现在提出的直接摄影的观念来解读,其实就是要剥离主观意识。但其实并不能这样单纯的去理解,包括金村修。
所以我觉得回过头来看到问题所在,主要还是在最终的表现手法上。我猜想当时你只是接受了这个观点,但最后在实际执行上,掉入了陷阱。
哪方面属于掉入了陷阱?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23 发表

是的
并不是

TOP

Lee的直接画面里有他非常深层的个体诉求,而金村的画面则直接是对现实细节的跪拜。两者根本是南辕北辙。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23 发表

哪方面属于掉入了陷阱?
没有深刻的想好,表现形式与观念如何来结合,来展现,并埋入自己隐藏的执念和灵魂,设下只属于你的陷阱。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28 发表
Lee的直接画面里有他非常深层的个体诉求,而金村的画面则直接是对现实细节的跪拜。两者根本是南辕北辙。
我说“是的”,就是同意啊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29 发表

没有深刻的想好,表现形式与观念如何来结合,来展现,并埋入自己隐藏的执念和灵魂,设下只属于你的陷阱。
的确,当时因为另一方面的刺激更吸引我,也就不再对这个地方深究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29 发表
我说“是的”,就是同意啊
哦 是这样啊

TOP

引用:
原帖由 Xhuyoyo 于 2018-1-18 14:28 发表
Lee的直接画面里有他非常深层的个体诉求,而金村的画面则直接是对现实细节的跪拜。两者根本是南辕北辙。
不同意跪拜,你掉入了金村修埋下的陷阱里去了。

应该是执念,他的执念,并用手法将此隐藏起来。其实你看,他的画面还是非常舒适的,有股井然有序的味道在,非常迷惑人的。而且迷惑的是那些站在“门里的人”。
让人误以为,其画面魅力来源于现实细节。
hi,im sai

TOP

引用:
原帖由 sai 于 2018-1-18 14:33 发表

不同意跪拜,你掉入了金村修埋下的陷阱里去了。

应该是执念,他的执念,并用手法将此隐藏起来。其实你看,他的画面还是非常舒适的,有股井然有序的味道在,非常迷惑人的。而且迷惑的是那些站在“门里的人”。
让人误以为,其画面魅力来源于现实细节。
你这是想多了,没有东京圈这个怪物一样庞大的城市细节支撑,他的照片就不会成立。
也就是我刚才说为什么我会放弃这条线。上海这个地方的城市细节现阶段还支撑不起。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