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关注赵铁林——赵铁林16日去世

回复 20# 的帖子

光头的热情、激情,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转自那日松的博客

赵铁林,男,满族。1948年1月15日生于辽宁省北镇县。1968年至1970年河南当知青,1970年10月到新乡市前进机械厂当工人。1978年考上北京航空学院工业自动化专业。1986年进入北京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1989“下海”开公司,任大乘技术开发部经理。1990年在郑州及海口设立两家公司,1994年5月两家公司先后倒闭。1994年成为自由摄影人。1996年从事摄影及文学专业。至今已有几十篇关于社会焦点问题的图文报道,受到了社会的普遍关注,引起了国内同行的重视。并开始在《大众摄影》、《中国青年报》、《新周刊》、《光与影》、《南方周末》、《人民摄影》等报刊发表多组专题报道。1999年4月出版《聚焦生存:漂泊在都市边缘的女孩》,2000年9月出版《另类人生:一个摄影师眼中的真实世界》,至今已出版各类图文著作10余部,每部著作都曾引起社会的广泛反响和关注。

  赵铁林的照片里没有奢华和造作,他的眼睛永远关注着社会底层——那些无名的百姓,那些贫困的艺术家,那些漂泊的风尘女孩,都在老赵的镜头和文字里栩栩如生,散发着真实的生命的力量。

  虽然由于一些观念上的不同,我和赵铁林这几年较少来往,但在我心中,老赵一直都处在中国最重要的摄影家之列。我不会忘记95年我们在《大众摄影》编辑部初次见面的情景,不会忘记99年我们一起熬夜编辑他第一本画册的辛苦和快乐,更不会忘记98年我只身赴海南采访他的冒险经历……
  
  下面的文章是我1998年在海南海口市赵铁林的工作室对他的专访,当时刊登在1999年的《大众摄影》某期上(记不清是哪期了)。

                         真实的背后——赵铁林访谈录(节选)
  
  那日松:很多人看了你的照片,都有一种好奇心理——你是怎么拍到这些照片的?你和这些小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赵铁林:从一个方面来说,和这些小姐有一种比较密切的关系,这是拍摄这个题材一个起码的条件,这实际上是在铺设一种拍摄环境,它所消耗的时间和精力是最大的,你想拍她们,你就必须要了解她们的生活,这种了解也可以说是一种“亲近”,但这种了解是不是就非要与她们有一种“特殊关系”,或者以“特殊关系”为基础,这里我可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你要了解她们,你就首先要尊重她们,在平等的意义上与她们交往,和她们成为朋友,不仅拍照片,还要帮她们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我跟她们有了这种所谓的“关系”,那我根本就拍不下去,她们也不可能让我拍。

  那日松:那么你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想法拍摄这些照片的?你的拍摄目的是什么呢?

  赵铁林:从我1992年无意识的开始这个专题的拍摄,那时候主要是拍纪念照,也可以说是“美人照”,真正当专题拍还是95年去你们编辑部以后,包括参加那次“关于自由摄影人的讨论”,又通过你们认识了很多摄影界的朋友,看到了很多新的东西,也坚定了我做一个自由撰稿人,并把这个专题拍下去的决心。那么这些年,前前后后进入我镜头的“小姐”有100多个,进入深入拍摄的差不多有30多人,进入主题拍摄的也有10多人,而这10多人,从年龄上、从她们成长的环境上、以及生活状态本身就是千差万别的,但她们都带有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她们的生活在某一个环节上出了问题。那么这些女孩子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她们就不能成为正常人了,我的立足点非常明确,我是从“人性”的把握上,不是从她们所从事的这一职业的深与浅、对与错等某一个具体事件来判断她们的是与非,而是从她们生活境遇上来综合反映这个时期的人们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这大概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是教育的问题,比如说这些孩子大多数接受教育不充分;另一个,她们的生活相对来说都比较贫困;她们流落到城市里面,都想赶快致富,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那么她们采取的手段是非正常的。那么这种“非正常”的劳动的结局会不会就一定使她们成为这个社会的渣滓,这也不一定,比如我拍过的小姐有的就已经又重新上学,并学有所成,有的甚至已经出国,有一些挣了钱后成为新兴的小业主,这种情况也不是少数,但也有很多小姐对自己不严格要求,又沾染了社会上更坏的习气,并真正成为社会的渣滓,这种情况也是很多的。我并不是要反映她们的职业特征,我拍摄的中心是要反映她们的生存状态。

  那日松:你经常谈到“人性”的问题,能不能具体解释一下你所理解的“人性”?

  赵铁林:人生出来,他就要在这个社会上处于一定的位置,就具有生存的权利,具有选择生存方式的权利,也具有享受劳动成果的权利,但每个人也都有他的弱点,社会再完备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成为社会的佼佼者,虽不能成为佼佼者,但这些人同样有追求真善美追求幸福的权利和理想。

  那日松:在拍摄这个专题的过程中,你的生活也一直处在一种贫困的状态,那么你的精神动力是什么?

  赵铁林:这跟我所受的传统教育是有关系的,我们这一代人的理想里面都有一种为社会做点贡献的成分。我做生意破了产,我无法再干下去了,我要换一种职业,那么我选择了摄影。我为什么选择摄影,首先是摄影“快”——现在是一个信息传播的时代,文字相对来说“慢”,而图片更真实,更有冲击力,所以我选择了“图文结合”的办法。当然选择了这种摄影,也就是选择了贫困,但我认为生活贫困对我来说是一种考验,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干出来,而且能干好。为什么?因为这是我对中国摄影现状的一个基本估计,我认为现在是纪实摄影发挥作用的最好时机,我去努力做,我就相信我会成功。这里对我帮助最大的,其实并不是在物质上,而是在精神上,就是朋友们对我一如既往的支持,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原动力,说实在没有这些精神支持,我早就不拍了。

  那日松:你拍这些照片的时候,想没想过也可能会对她们造成伤害?

  赵铁林:想到过,但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我会把握一定的尺度,第一,我拍的要真实;第二,不要揭人家的短处;第三,要保持一种心平气和的状态;第四,我要把拍摄的目的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这一点是很多人都不可想象的,我就是告诉她我要发表,很多人都不理解,实际上你不理解是因为你没有做这项工作。这些小姐也有尊严,而且这种尊严是绝对不允许侮辱的,我和她们交往,拍她们,并且告诉她们我的目的,这对她们来说就是对她们的尊重。

  那日松:那么你所说的“真实”是不是一种“客观记录”,这种“记录”真的能做到真实吗?

  赵铁林:应该说没有客观记录,也没有绝对真实地记录,因为摄影者本身是带有主观性的,也可以说摄影是带有“侵略性”的。那么怎样把握好这个分寸,首先是要和你的拍摄对象达成共识,在尽量不干涉她的生活的情况下,她自然会为你提供一些真实的场面。这是一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一切都不可能,人是会伪装的,镜头是会骗人的。

  那日松: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你一定见到了许多常人无法见到的东西,那么给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呢?

  赵铁林:给我感触最深的倒不是什么她生活中隐秘的东西,因为说实在她们已经没有什么可隐蔽的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们的无知,正是这种无知导致了她们的悲惨命运。

  那日松:那么她们怎样看待你的拍摄?她们不怕照片发表后可能会对她们造成不利的影响吗?

  赵铁林:当然也害怕,但她们认为我是记者,我靠拍照片吃饭,她们靠青春吃饭,你也别指责我,我也不指责你,能做到这样就行。她们也很体谅别人,在她们眼里拍照片也是为了生存,记者也是一个“乞食者”,不过就是高级一点而已。当她们认为你也是在为生存而挣扎的时候,咱们就是平等的了,这种平等不是装出来的。

  ……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nohair 于 2009-4-5 11:12 发表
  我到喜欢这种炒作!雷锋不就是吗!
  大凡是好事,应该去炒作!现在的道德观是需要再度拯救的了,哈哈。
  做好事不留名是欣赏的!
  做好事留名是要推广的!社会需要让人看到更多美好的一面!也需要去感染更多的人!
  我相信G4是实实在在喜欢纪实的!同时也关注纪实摄影师!
  我才不在乎什么名声的,只在乎做的是问心无愧呀。
  支持光头
简单、普遍、永恒
《佳茗苑》普洱茶庄
http://shop34752301.taobao.com/

TOP

唉...前几天才接到的消息,赵老师的助手MSN我,很多朋友也给我发了email,真是晴天霹雳.
回想我们在北京吃饭聊天的日子,他的乐天健谈,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每次见面谈的都是新计划,项目.我跟他助手小黄就在旁边乐滋滋的听他侃大山...他不止一次说过,他首先是个社会实践者,然后才是报道摄影师...
记得每次都是我迟到,他也不着急,我到了后他就把等我时候写的诗读给我听,跟我说抓紧琐碎时间,一样有收获.
他言语里都是豪迈乐观,要去拍这拍那的,还要"指点"我几个题材...没想到才两年未见....
他原来身体挺壮的,没想到...病来入山倒.

我在美国这些年经常收到他的email,每次附件都是50张.100张的新片子,要我给意见,我一个小孩子,又是晚辈,能给出什么意见啊,只是见证了他的勤奋,和他晚辈的殷切期望.每次电话他都说在带着不同年轻人在外面跑,做社会实践.我见到他时他总是背着尼康F80,挂着35头,50头,乐凯,公元....终日穿梭在大街小巷.勤恳的记录着北京前门的拆迁,重建.我吃饭慢,老头先吃完,一看表,跟我说:时间好.7点多,我出去转一圈啊,拎着相机出去拍5分钟,10分钟,我吃完,他正好溜达溜达的回来买单.默默拍了好几年变迁的北京,据说刚刚结稿,他却倒了.

我晚上也是无法安眠,一早起来上msn到处抓人聊天....
jogo兄说他在这个天朝是个不合时宜的人,拍得题材阴暗,不是小姐就是卖艺儿童,要不就是拆迁,从未歌功颂德.是啊,大概也正是这样才引起了无数有良知人发自内心的尊敬吧.他的报道作品并没有充溢的才华,技巧也算不上华丽,甚至不过多讲求画面效果.一切就是淡然的叙事.但是却做出了我们这个时代对社会底层民众最深刻的见证.
他是实实在在能沉下去拍照的人啊,一个题材10年,甚至10多年,能熬住的人太少了.

昨天他助手说,病是07年冬就查出来的,可是他不愿给自己跟家人经济与精神上的压力,拒绝去复查,也拒绝通知任何朋友,直到前几天,实在瞒不住了,他助手才告诉了朋友们.助手说,老头太各色了,怕通知朋友们会影响朋友的生活,给大家带来麻烦.一直都是助手跟老伴照顾他.他膝下又无儿女,天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撑下如此长的病痛的,真是硬撑啊.

一生坎坷,却一直笑对人生,未挂自己的苦难于心,却默默的记录着他人的不幸,这样有良知,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还剩下多少呢?

希望我下个月回国时候还可以见到他,他48年生人,才整60啊...

昨天在无忌看到相似的帖子,让我心寒了半晌,今天在G4看到这个帖子,看到如此多同道都在关心他,真是让我心里暖暖的.所以稀里哗啦写了很多,大家见谅.handshake

TOP

回复 24# 的帖子

心情沉重,也说不出什么来。谢谢taca。提供这么多信息,表达如许的感情。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支持这样的倡议!
心情沉重!
感谢g4的传播者!
最后的触摸http://site.douban.com/cd/

TOP

引用:
原帖由 taca 于 2009-4-7 21:37 发表

昨天他助手说,病是07年冬就查出来的,可是他不愿给自己跟家人经济与精神上的压力,拒绝去复查,也拒绝通知任何朋友,直到前几天,实在瞒不住了,他助手才告诉了朋友们.助手说,老头太各色了,怕通知朋友们会影响朋友的生活,给大家带来麻烦.一直都是助手跟老伴照顾他.他膝下又无儿女,天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撑下如此长的病痛的,真是硬撑啊.

...
感动啊
我是新手,我是深渊,我是abyss_kinnatt
欢迎光临:http://blog.sina.com.cn/uixin

TOP

关注赵铁林!

3年前我买了本赵铁林老师的书,深深为他的作品震撼!也为他的精神感动!一直深思中国的纪实摄影有这样位不为名利,不会成第二位尤金.史密斯,晚年十分凄惨!为中国纪实祈祷吧,为赵老师祈祷,祈祷他安康!祈祷中国纪实健康!我在博联社上得到消息已捐款,希望G4友人团结起来成立个基金会,以帮忙我们值得的人。

TOP

回复 28# 的帖子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请问一下, 在外国的人有什么方法可以捐款? 我在马来西亚。

又, 请问 中国建设银行 的英文名是什么? 中文在我这里不太行得通。。。

先谢谢各位了。

TOP

回复 30# 的帖子

您好!

中国建设银行的英文名称为:CHINA  CONSTRUCTION  BABK

捐款的方法应该就像一般汇款一样吧?可以到当地的银行去打听下。

谢谢!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TOP

集体的名义挺好的嘛....

愿有更多的人关注身陷癌病折磨的病友...
感觉空白天空黑云层叠

TOP

除了金钱的物质支持同样需要更多是精神和心理的支持
感觉空白天空黑云层叠

TOP

俺明天G4分子

TOP

引用:
原帖由 taca 于 2009-4-7 21:37 发表
唉...前几天才接到的消息,赵老师的助手MSN我,很多朋友也给我发了email,真是晴天霹雳.
回想我们在北京吃饭聊天的日子,他的乐天健谈,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每次见面谈的都是新计划,项目.我跟他助手小黄就在旁边乐滋滋的听他侃大山...他不止一次说过,他首先是个社会实践者,然后才是报道摄影师...
记得每次都是我迟到,他也不着急,我到了后他就把等我时候写的诗读给我听,跟我说抓紧琐碎时间,一样有收获.
他言语里都是豪迈乐观,要去拍这拍那的,还要"指点"我几个题材...没想到才两年未见....
他原来身体挺壮的,没想到...病来入山倒.

我在美国这些年经常收到他的email,每次附件都是50张.100张的新片子,要我给意见,我一个小孩子,又是晚辈,能给出什么意见啊,只是见证了他的勤奋,和他晚辈的殷切期望.每次电话他都说在带着不同年轻人在外面跑,做社会实践.我见到他时他总是背着尼康F80,挂着35头,50头,乐凯,公元....终日穿梭在大街小巷.勤恳的记录着北京前门的拆迁,重建.我吃饭慢,老头先吃完,一看表,跟我说:时间好.7点多,我出去转一圈啊,拎着相机出去拍5分钟,10分钟,我吃完,他正好溜达溜达的回来买单.默默拍了好几年变迁的北京,据说刚刚结稿,他却倒了.

我晚上也是无法安眠,一早起来上msn到处抓人聊天....
jogo兄说他在这个天朝是个不合时宜的人,拍得题材阴暗,不是小姐就是卖艺儿童,要不就是拆迁,从未歌功颂德.是啊,大概也正是这样才引起了无数有良知人发自内心的尊敬吧.他的报道作品并没有充溢的才华,技巧也算不上华丽,甚至不过多讲求画面效果.一切就是淡然的叙事.但是却做出了我们这个时代对社会底层民众最深刻的见证.
他是实实在在能沉下去拍照的人啊,一个题材10年,甚至10多年,能熬住的人太少了.

昨天他助手说,病是07年冬就查出来的,可是他不愿给自己跟家人经济与精神上的压力,拒绝去复查,也拒绝通知任何朋友,直到前几天,实在瞒不住了,他助手才告诉了朋友们.助手说,老头太各色了,怕通知朋友们会影响朋友的生活,给大家带来麻烦.一直都是助手跟老伴照顾他.他膝下又无儿女,天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撑下如此长的病痛的,真是硬撑啊.

一生坎坷,却一直笑对人生,未挂自己的苦难于心,却默默的记录着他人的不幸,这样有良知,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还剩下多少呢?

希望我下个月回国时候还可以见到他,他48年生人,才整60啊...

昨天在无忌看到相似的帖子,让我心寒了半晌,今天在G4看到这个帖子,看到如此多同道都在关心他,真是让我心里暖暖的.所以稀里哗啦写了 ...
愿我们的关注与帮助让他感到一丝安慰与温暖。
心生为纪,眼见是实,举手行摄,身过留影。

TOP

再弱弱问一下,请问赵铁林的英文名?
银行说必须使用英文才能过账。。。

TOP

心情沉重!

TOP

引用:
原帖由 Gecko 于 2009-4-17 13:19 发表
再弱弱问一下,请问赵铁林的英文名?
银行说必须使用英文才能过账。。。
“英文名”应该就是姓名倒过来的汉语拼音吧——TIELIN  ZHAO。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那日松 | IP地址: 221.223.44.* | 2009/04/17, 00:30
前几天因为忙于工作的事情,很久没有向大家通报老赵的病情和捐款的情况,我这里向大家表示歉意。
关于老赵的病情,老赵的助手小黄已经在上面的留言中给大家做了介绍。
关于捐款,我问了老赵的夫人,得到的信息是:目前已收到24位热心朋友的汇款,汇款总额为18400元。老赵夫人希望我在博客中代表老赵和她对大家的无私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另外,老赵的老朋友,新华社著名记者曾璜的夫人——“华辰拍卖”的李欣女士提议,希望能给老赵做一次“赵铁林经典作品”的“义拍”活动,此建议也得到了老赵的家人和朋友们大力支持,预计此次“义拍”很快将会举行,请大家密切关注。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