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寇德卡《吉普赛人》 请各位老师解读

好像不少是画册里没有的吧?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寇德卡是老老实实地拍出震撼的画面。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寇德卡90年代拍的不如以前的厚重,物是人非的感觉。

TOP

楼主把作者亮明了,恐怕后续解读难有否定。不论解读正确与否,各色解读本身就高于正确解读。
斗胆,就这一幅,个人以为,还是太普通了。
引用:
原帖由 且看云飞 于 2015-9-4 11:58 发表



[ 本帖最后由 zhanhai921 于 2015-9-15 22:4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mathdrug 赞赏 +2 好图,不算普通哦... 2015-9-16 12:08

TOP

回复 104# 的帖子

为啥普通?说说理由。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胡子 于 2015-9-14 20:36 发表
好像不少是画册里没有的吧?
我是从网站他的照片中找出来的,有的不在画册中

TOP

引用:
原帖由 zhanhai921 于 2015-9-15 22:39 发表
楼主把作者亮明了,恐怕后续解读难有否定。不论解读正确与否,各色解读本身就高于正确解读。
斗胆,就这一幅,个人以为,还是太普通了。
我看过老寇的照片有许多是没有发表的,老实说,他和许许多多的摄影师一样拍,但毕竟精品连连。这不得不让人佩服

TOP

引用:
原帖由 mathdrug 于 2015-8-25 16:45 发表

寇的构图比较规整,竖副尤是。由此突然想到,平时,对那种混杂乱杂场面的,竖副的是否不太好拍?以后留意下,挺有意思的。一时想不到什么例子,像弗兰克是“乱”图的起源之一,但他的图实际都比较简洁规整,包括竖的。
第一遍看也是纠结了一下画幅的问题。再看一遍,竖幅场景如果换一下,换成横幅的,想象一下画面,觉得还是竖幅好。画幅问题就此迈过
看了一下,突然有种吴家林的感觉,特别是边地行走的感觉。在群体的探索上,二者是共通的,都是温情的、理解的观看。
没有猎奇的感觉,觉得不是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大师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就是日常的记录。告诉观众,这是什么。就这个。简单明了。
个见。
希望从来不会抛弃弱者,希望就是我们自己

TOP

构图都是完美无瑕,尤其竖的,更值得学习揣摩。

TOP

引用:
原帖由 heart8811 于 2015-10-9 19:01 发表

第一遍看也是纠结了一下画幅的问题。再看一遍,竖幅场景如果换一下,换成横幅的,想象一下画面,觉得还是竖幅好。画幅问题就此迈过
看了一下,突然有种吴家林的感觉,特别是边地行走的感觉。在群体的探索上,二者是共通的,都是温情的、理解的观看。
没有猎奇的感觉,觉得不是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大师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就是日常的记录。告诉观众,这是什么。就这个。简单明了。
个见。

TOP

寇德卡《吉普赛人》,不能片面的只从构图来看。

寇德卡《吉普赛人》,不能片面的只从构图来看。整部作品是对吉普赛人生活境况、宗教信仰、民族特性入木三分的视觉刻画。整个作品的编排像一部长篇小说:有开头、有情节、有高潮、有结尾概括。很多作品像诗一样,越读越有味道。

TOP

引用:
原帖由 zhanhai921 于 2015-9-15 22:39 发表
楼主把作者亮明了,恐怕后续解读难有否定。不论解读正确与否,各色解读本身就高于正确解读。
斗胆,就这一幅,个人以为,还是太普通了。


从《吉普赛人》整个作品看,这张照片是对

吉普赛人街头卖艺人生写照。少了

这张照片对

普赛人的视觉描述是不完整的。

TOP

感觉寇老师很多场合喜欢蹲下来拍摄,不太考虑透视问题。

这样拍摄裤裆容易蹲破。

TOP

引用:
原帖由 西域僧人 于 2015-10-27 17:17 发表




从《吉普赛人》整个作品看,这张照片是对吉普赛人街头卖艺人生写照。少了这张照片对普赛人的视觉描述是不完整的。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引用:
原帖由 一把锈刀 于 2015-10-27 19:22 发表
感觉寇老师很多场合喜欢蹲下来拍摄,不太考虑透视问题。

这样拍摄裤裆容易蹲破。
不能编辑,补充一下:

也许,蹲下来拍摄的动机与控制广角变形的想法有一丁点儿关系,俺猜的。

TOP

寇德卡不喜欢与人交往。寇德卡沉默,只愿意别人从照片中对其得出判断。而正是这些流转欧洲大陆时拍的"街头人生"照片,使他作为20世纪第一流的摄影家而被铭记,20多年的飘泊,这位出生于捷克摩拉维亚的工程系毕业,与他的同胞,流亡作家米兰·昆德拉一样,他们一位用镜头一位用笔踏勘着存在,对人类进行调查。最终的真理不是通过大声疾呼而是通过面对生活的自我独白而获得的。










寇德卡最早的摄影专职工作是替布拉格的Ja Branou剧院拍摄舞台剧照。这个工作深深影响了他日后的拍摄手法及作品风格,他说: "剧院的导演准许我自由自在的在排演时去拍照,我在台上的演员中走来走去,把同样的景物用不同的方式一遍又一遍的拍摄下去。这件事教导我---如何在一个已经存在的情况下,达到最圆满最完美的地步。至今我仍继续使用同一种方法工作。" "我摄影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绕着每年都会举行的祭典、盛会之类的场合。这些事件的过程或多或少都是固定的,因此我很准确的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那些演员,我知道那个故事,我知道那个舞台,当那些演员和我都处于颠峰状况的时刻,就能产生一张好的照片。" "有时候,我能立刻达到这个目标,但通常由于各种理由,我就是没办法达到一个情景的最佳状况,因此我就必须不断去拍,直到我成功, 同时重复的努力也帮助了我,使我得到保证:我会达到最完满最极致的."
寇德卡的这种把人生、街头当成戏剧、舞台的拍摄方式很是特别。 而当他把拍摄对象由剧院转向吉普赛人的生活之后,这种几乎一辈子都在拍摄吉普赛人的专情更是稀罕。他走遍捷克境内的吉普赛人社区后,将拍摄范围扩大到整个欧洲大陆,包括罗马尼亚、英国、爱尔兰、威尼斯、西班牙、葡萄牙、德国、比利时等国的吉普赛人。
而寇德卡自从1970年因避难而离开捷克之后,就变成一个没有国籍的人,他虽然定居于英国,但大部分时间却如同他所拍的吉普赛人一样,在欧洲各国流浪飘泊。特异的拍摄手法、流浪的作业方式寇德卡的初期作品都是用同一个单眼相机的镜头拍的。他在捷克时从一位死去的摄影前辈詹尼西克(Jiti Jenicek)的寡妇那里买到一只25毫米的广角镜头之后,就爱不释手的使用着。寇德卡在196119671970年于布拉格的个展,以及1973年于英国的个展、1975年于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的个展, 所展出的所有照片都是用这只25毫米广角镜所拍的。而他那本轰动的《吉普赛人》专集(美国APERTUER、法国的DELPIRE公司同时出版)60张照片也不例外。
寇德卡的重要著作《吉卜赛人》完全是"他自己的吉卜赛人"。即使是后来他加入了赫赫有名的"马格南摄影集团",他也竟然能在十八年中不接订单--他只为自己拍摄。 寇德卡从结构出发的画面是一个观点而非一个呼救信号--没有震撼性的事件发生,不像纯粹的新闻照片要急三火四地去冲击观者。观者久久地凝视着,他们被画面所纠缠;他们在不经意中掉进了营造得十分谨严的陷阱里。往外爬时他们忽然觉出,这不正是从自己熟悉的状态中提炼出的、又离自己很远的一种生活的摹本么?而这一摹本又是以其沉静和暗示的力量向观者作直面冲击的。那种"第二眼"的冲击效果不啻于猛然间推开窗户,临八面疾风。
(资料转帖)

TOP

最终的真理不是通过大声疾呼而是通过面对生活的自我独白而获得的。重复的努力也帮助了我,使我得到保证:我会达到最完满最极致的." 那种"第二眼"的冲击效果不啻于猛然间推开窗户,临八面疾风。

[ 本帖最后由 ligo 于 2015-11-15 22:45 编辑 ]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感谢分享!

TOP

引用:
原帖由 莫天正 于 2015-11-15 20:17 发表
画册这么小,是不是就是叫做“圣经版”的?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顶上来。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