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陆杰镜头中的上海30年

陆杰镜头中的上海30年

文章转载自《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y.jsp?id=001020170&pg=2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实习生姜蓓蓓
2008625 星期三




从一本稀罕的《国家地理》杂志开始

接触摄影之前我最先是对连环画着迷。我从小喜欢画画,小学时开始跟哥哥的同学学画,他是一个油画家,但我画的都是连环画。条件所限,只能用圆珠笔画,差不多三天时间就用完一支笔。临摹小人书里的故事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种乐趣,有时也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因为我总是在想我要做一件事情,那么画连环画至少算是一件吧。

第一次被摄影触动是因为一本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那是1974年,文革尚未结束,我十七岁,在读高中。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这本杂志让我见到了完全不同的摄影和完全不同的世界。我至今还记得杂志里让我震惊的那组照片,那是欧洲家庭的生活照,五颜六色的衣着、宠物狗、电视机、庄园烧烤、切诺基车子……而此时的中国还处在白衣黑裤、凭票购物的年代。原来中国之外还有那样一个世界。此后这个朋友一直从国外给我寄《国家地理》杂志,那时寄的通常是过期的老杂志,而且要经过海关审查。这些杂志至今我仍保留着,已经有几百本。而且从那时起,我就有了“记录这个时代的变迁”的念头,这成了我之后30年一直在做的事情。

十八岁到大连当兵的前夕,我有了第一架相机,这是我哥哥用大学里攒下来的五十块零花钱买的,一部国产海鸥牌相机,被我软磨硬缠拿到了手,我告诉自己“你要摄影,你有这个天赋”。


30年拍一个专题

从部队退伍后,我先后在政府机关和《上海画报》社工作,幸运的是在这些地方我都有很大的自由拍摄空间,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用一个一个的专题的方式记录上海这个城市的变迁。最后这些所有的专题都组成了一个大专题——就是“上海”这棵树。拍专题就像拍记录片,要不断地挖掘生活,倾注感情,而不是简单地举起相机就拍。

比如拍“新上海人”专题,我选了20多对新上海人,从不同的角度拍外地人、外国人在上海的生活。其中一位德国小伙子和一位上海姑娘的生活我跟拍了10年,是我跟拍最久的一对“新上海人”。还有一对从外地来到上海的夫妻,丈夫是浙江人,妻子是四川人,他们在上海相识、结婚、有了小孩、乔迁新居,这六七年他们生活中的大事我都收进了相机,和他们一家也成了老朋友。记得他们的小孩临出生的那天,我开车送他们去医院,在医院门口等了三天三夜。再比如拍“苏州河”专题时,我拍过一家来自苏北的船民,到了春节我应邀开车送他们回家过年,那天过了长江,车子一直开了上百里才找到他们的家,回来的路上却下起了大雨,直到晚上12点钟我才赶回家。苏州河不能开船以后他们在家乡做起了运输生意,前几天还打电话告诉我,等攒够了钱他们还要到上海来,到黄浦江上开船,到时候可以继续拍他们的生活。

这种拍摄可能比其他人付出了更多精力、财力和感情,但这是必需的,因为我在做一个内在和系统的东西,不是随便举起相机就拍。也许人们得在5年、10年之后才看到它的不同,但我相信这是值得的。

与时间和感情的付出相比,拍摄过程中的困难甚至危险又是个大挑战。我是个晕船晕飞机的人,79年开始拍黄浦江专题,最先是航拍全景,我设法通过战友的帮助登上了江上的直升机,从79年到83年跟飞了十几次,但往往是飞了几分钟就开始晕,下了飞机一个星期什么事都做不了。这样一次次晕,一次次拍,直到满意为止。05年到江面上拍领航员的工作和生活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办理了种种繁琐手续,我终于登上了领航员们工作的外国船只,接下来就是晕船,不停地呕吐,吐到胃里什么都没有,几乎想跳海。而最惊险的一次是97年拍摄徐浦大桥的建设,在我离开拍摄现场的三天后,一个桥墩上的支架突然坍塌,造成重大事故。

每一次眩晕呕吐或者遭遇惊险,我都想“这是最后一次,再也不拍了”;但每次之后我都又拿起相机,因为这种专题一旦中断就再也连不上了。



买不起助动车的摄影师

尽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但微薄的收入与摄影的投入相比微不足道,胶卷、器材以及交通费用都是问题。

记得92年市面上有了助动车,为了拍摄方便我决定买一辆。当时的价格是4500元,我拿出全部积蓄还不够,于是向做服装生意的妹妹借了1000元,但车子却在三天后不翼而飞,甚至还没来得及上牌照。当时我整个人都懵掉了,不敢再买车子,但拍摄还是要继续,我只好以每天100元的价格租摩托车出去拍照,所以那时对发表照片的稿费很是期待,每张10元到15元,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补贴。现在想来很感谢我的家人,尽管他们不能理解我在做的事情,仍然时不时给我物质上的支持。

90年代初婚纱摄影也开始兴起,于是有人请我去做主管,可以拿到2000元的月工资,这在当时是个诱人的数目,搞摄影的朋友们纷纷走进影楼。可是一天8小时的工作相当于让我放弃自己的拍摄,这钱我不能赚。这时很多摄影师也都开始出书、开公司、办影展,也有人像我一样做专题拍摄,做得小有名气的也有。于是有人会说“陆杰,你看别人也在做这个,而且别人都做出名堂来了嘛。”那时真的承受很大压力,一面是高薪与名气,一面是清贫与不被理解。我坚持下来了,因为我知道我在做不一样的事情,这棵大树需要慢慢结出果实,才够完整。

97年以来,我在不断修剪这棵树,把庞杂重复的东西去掉,添加新的元素,最后留下一条经典的脉络。现在我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张一张回顾这些照片,回顾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和我经历过的这些岁月,30年的变迁跃然眼前,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此吧。

TOP

文章给我的提示:可拍的主题很多。

联系了陆老师。等他寄一些照片给我。我会陆续贴一些他的照片并做一些相关介绍。

另外,看到《FT中文网》活动:
镜头里的生活变迁 -  改革开放三十年老照片:http://www3.ftchinese.com/oldpic/index.jsp
也许有人会有兴趣看看。

[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尘 于 2008-6-30 10:52 编辑 ]

TOP

这份坚持了不起。
希望能看到片子。

TOP

希望时光微尘能尽快传上照片。谢谢。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TOP

陆元敏也拍过苏州河吧?又出来个陈杰?似乎比陆更了得。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很是期待
..........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TOP

回复 6# 的帖子

能搜到吗?百度好像搜不到,有个新京报的记者叫陈杰,好像不是一个人吧?

镜头里的生活变迁 -  改革开放三十年老照片:http://www3.ftchinese.com/oldpic/index.jsp,水平不高。人气最多的“老街新篇”在下:

http://www3.ftchinese.com/oldpic ... m=ft_20080605131111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藏版,南版,智者老师,胡子老师:陆杰老师很少上网。不过,我已经把G4介绍给他了。陆杰老师的一些照片这些年来陆续发表在《上海画报》上。听他说,以前没出过书,是在等待时间的成熟。比如现在,满30年了。所以,目前他在着手做网站,预计今天8月底完成;也在整理照片和资料。我的感觉,他不仅仅是纪实摄影。等他的网站做好,我们就可以了解更多了。

他说要寄给我的是一套主题照片。估计需要等几天,我才能贴上来。抱歉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藏剑 于 2008-6-30 14:14 发表
这份坚持了不起。
希望能看到片子。
确实如此,30年呢。

TOP

引用:
原帖由 胡子 于 2008-6-30 21:05 发表
陆元敏也拍过苏州河吧?又出来个陈杰?似乎比陆更了得。
是陆杰,确实拍过苏州河。是不是同一个人呢?我今天问一下。

[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尘 于 2008-7-1 01:24 编辑 ]

TOP

回复 7# 的帖子

是陆杰,这些年,一直在《上海画报》社。

大家稍等,我会坚持跟踪的。都怪我,文章应该晚些再转载上来的。   。不过,我也是先转载文章到G4,网上搜了很久没找到照片,之后才想到,我其实可以联系到陆杰老师要照片的。请大家见谅!

[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尘 于 2008-7-1 01:45 编辑 ]

TOP

照片还没有收到。先网上找一些贴上来看看吧。

http://bbs.xinmin.cn/viewthread.php?tid=48552



陆杰:摄影的记录功能


上海画报摄影记者陆杰《纪实摄影》讲座

摄影的记录功能 —— 围绕照相机的记录功能畅谈摄影在城市中的作为。

陆杰是上海滩非常著名的纪实摄影师,他所拍摄的上海沧桑变迁历时30余载,近10万张底片足以告诉你上海的发展历程,以及置身巨大变革中各种小人物的命运跌宕。

同郑宪章(上海画报另一位资深摄影师)的作品不同,郑的镜头里多是最美的上海滩风光,晴朗天空阳光充足,人们穿着亮丽时尚。但是陆杰的片子更多是直面普通百姓,拍摄的是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在镜头中你会看到摄影师同被摄者最直接的对话与交流,充满着人性的注视和关怀,比如新移民专题、中原两湾城、苏州河系列、新天地变迁……很多场景早已不复存在了,只留在了底片和曾亲历过的人们的心中。当你看他的片子,会被其中小人物的命运所深深打动。很多家庭,他一跟就是十数年,很多出现他镜头中的刚出生的婴儿,如今都是中学生、大学生了。这点是尤其让我钦佩的,拍纪实专题技术是其次的,最难的是坚持下去的毅力,和面对拍摄对象不同命运时按下快门的勇气。有机会我一定把他的片子推荐给大家。我始终觉得这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摄影师所应该拍摄的主题。当然术业有专攻,很多摄影师只喜欢拍花花草草美女帅哥也是不错的,陶冶情操嘛。



第一组:残臂家庭         

1。王丽在喂儿子:

王丽,川妹子,上海媳妇。年幼独臂,她早已习惯,“就像生来一只手,别人用两只手做的事情我用一只手也能完成,除非织毛衣,抬东西”。

[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尘 于 2008-7-1 19:23 编辑 ]
1.jpg (41.37 KB)

2008-7-1 19:06

1.jpg

TOP

2。一家三口

随着婴儿“哇”地一声来世,紧接着难题一个个接连出现……图为:小家伙饿得急瞪眼摆手大声啼哭。父亲连疼带急,汗流如雨,王丽忙着给丈夫擦汗,又忙着哄儿子。
2.jpg (41.13 KB)

2008-7-1 19:07

2.jpg

TOP

3。雨天抱孩子外出看病

有一个夏天抱着孩子外出看病,途中遇上倾盆大雨,库海洋用残臂夹住小孩,王丽一只手要打着伞,全力为孩子营造一个温暖、安全的空间,而他们俩全都湿透……
3.jpg (57.72 KB)

2008-7-1 19:08

3.jpg

TOP

4。帮妻子洗头

1990年,在春城昆明的一次全国伤残人运动会的赛场上,四川妹子王丽与她现在的丈夫库海洋邂逅了。一年后,王丽嫁给了上海男人库海洋,从家乡来到了上海。
4.jpg (40.14 KB)

2008-7-1 19:09

4.jpg

TOP

第二组(只有一张):别了,给水站        http://news.sina.com.cn/c/2008-03-25/141215221550.shtml

1999年4月4日新闻资料

往事调查,旧闻新说。前不久,有人在上海市的闸北区,发现了一座已经使用了50个年头的给水站。这"给水站"是作什么用的呢?我想早年在老上海棚户区生活的人们对它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当时,自来水没有入户,几十户甚至几百户人家都要到公共的自来水龙头去取水,这取水的地方就是给水站。对于上海人来说,给水站所代表的那段特殊的记忆,还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

给水站的兴衰是和上海棚户区的历史连在一起的。上世纪50年代,上海解放不久,大量流离失所的难民和外来移民涌入市区搭棚聚居,在闸北、南市一带形成了大规模的棚户区,在上海当时的450多万人口中,有将近四分之一都住在那里,上海成了一座被棚户区包围的城市。棚户区里居住的人大多靠出卖劳力为生,没有文化,处于社会的底层,棚户区在当时的上海被称为“下只角”、贫民窟。
1.jpg (59.49 KB)

2008-7-1 19:18

1.jpg

TOP

先这么多。

TOP

只这几张片子还不好说,辛苦楼主多传些
心生为纪,眼见是实,举手行摄,身过留影。

TOP

引用:
原帖由 胡子 于 2008-6-30 21:05 发表
陆元敏也拍过苏州河吧?又出来个陈杰?似乎比陆更了得。
打电话问了,陆杰不是陆元敏。

照片今天已经快递出来了,应该很快能收到。陆杰老师照片很少对外,他说会逐步整理出来,我感觉这次不会多。
我会跟踪的,细水长流。望大家理解。

[ 本帖最后由 时光微尘 于 2008-7-1 20:06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纵横千里 于 2008-7-1 19:51 发表
只这几张片子还不好说,辛苦楼主多传些
不辛苦,我喜欢做的事情。可惜照片太少,且慢,纵版见谅!

TOP

 49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