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给“学森山”“泼冷水降温”——【转】鲍昆: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

给“学森山”“泼冷水降温”——【转】鲍昆: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

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    (2013-02-21 01:09)
本博分类:摄影随笔评论   四月风分类:影像随想

鲍昆的摄影博客
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
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6591

昨天晚上,大门在微信上发了一组当时在香港铜锣湾用手机拍的照片。下面附上一句“森山来到铜锣湾,嘎嘎嘎。”这是调侃的一句话,调侃的是森山大道不也就是如此吗?紧接着,今天中午又发了一组,附加的话是,“还玩森山,有意思吗?”

大门这组影像确实有十足的森山大道味道,包括黑白摄影的感觉,发荡不羁的街拍风格,甚至手机传感器所呈现出来的颗粒感。一切都很轻松随意,如果森山能够看到这组大门的影像会有何感想呢?

森山这些年来已经成为一个偶像,被俗众膜拜奉为“大师”,并纷纷模仿。这让我想起前年在某摄影节上碰到的一幕。参观一个展厅时,一位朋友很有一番推荐的意思向我介绍和他一起参展的一位朋友的影像,介绍说,“这是我们那里的一个大学教授,一直学习森山大道的影像风格,拍得很棒。”颇有一种像了森山就很成功的意味。接着他问我对他们这个小群体各位摄影的看法。我说你们很多都不错,拍出了自己对自己居住的城市的感受,很有地域特点。但这里最不好的就是你十分推崇的这位学习森山大道的作品,因为我看不到有什么他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只看到他蹩脚地模仿。我指着一幅非常像森山的作品说,你看森山最著名的一幅作品是一只流浪的野狗阴影,结果他几乎也一模一样地拍了一张,那么这是森山的呢,还是这位朋友他自己的呢?

关于森山,我们许多朋友只是盲目地崇拜,对他的作品也只是认为他出名了,就一切都合理了。这是咱们国人这些年的毛病,其实一点也不新鲜,就是庸俗大众的认知方式,对任何事物不去思考它成功的原因,只是看它是否出名。有名就是合理的,这是典型的大众思维方式。任何有名的事物事件和人物,都有他非常具体的出名原因,而且是有条件的,是时间和场域决定的具体结果。如果离开了这些条件去认知并接受,是最不可取的。森山大道为什么成功?那是因为在上世纪存在过一个视觉革命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中(从斯特格里兹开始到七十年代末),摄影家们对于前辈一直是处于革命的状态,总是希望照相机的镜头越来越自由,突破唯美时代制造的那些视觉教养禁忌,从对生活不羁的观看中,张扬人性与推进摄影美学特征的完善。这期间,一系列的人物制造了这条轨迹。他们是法国的那些街拍风格的摄影师(如布列松、维力罗尼等),之后罗伯特弗兰克等。森山是在他们之后,以更为大胆和随意的镜头感达到高峰,也因此走出了一条独特的特征鲜明的日本摄影风格之路。

除开森山对日本战后的社会观察外,这种风格咱们调侃地说叫“乱拍”。乱拍,还和物质条件有关,那时森山他们可以随意地使用大量的胶卷了。而当时的中国摄影师们,使用胶卷基本上可以说叫捉襟见肘,胶卷还是个宝贵的东东。这里讲个故事,一次我和曾经是解放军画报主编的刘铁生在三峡的一个旅游点逛街,忽然见到一个小摊在卖文革中的解放军画报。铁生指着一本说,这期都是我的作品。我翻开一看,果然大半本都是他拍的“西藏绒布冰川”。我当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他,你这么一个选题当时画报社给你多少胶卷完成。他说,一个反转、五个彩负,黑白管够。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难怪摆拍。没办法啊,那么老远,你去完不成任务怎么交差,当然得规规矩矩地摆拍了。他对我的说法深以为然,说就是那样。因为这些原因,中国的影像风格长期拘谨呆板,甚至影响后人,成为一种集体性的视觉教养。再有一个故事,就是文革中,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造反派批判石少华,罪状之一就是说他陪着一个法国来的摄影师逛颐和园,那位摄影师举着照相机随意拍个没完,工作人员向石少华反映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有胶卷乱拍。石少华怕出问题告诫说,那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摄影家,拍得一定是有道理的,我们要虚心。结果这成了他的罪状。这个故事也反映出中国摄影家在材料上的拮据,一定会对摄影方式和风格的认知产生影响。

森山显然没有这些顾虑,所以我们看他的摄影充满了随意拍的感觉,也因此这种拍法让他大获成功。他对后来的日本摄影影响很深,现在我们看荒木经惟的影像,就能看到这种影响。

现在数码摄影了,拍照在一定程度上说没什么成本了。中国的影像在一些年轻人手中自由了起来。许多号称“私摄影”的,就是以这种随意拍(随便拍)作为他的摄影之道的。于是,视觉的自由革命也就在数码摄影的条件下完成了。所以大门说,“还玩森山,有意思吗?”

不过,大门的这句话我以为针对的还是一些喜欢模仿森山的年轻人说的。但是对于一些上了些年纪的摄影人来说,如何让自己的镜头自由起来,甩开唯美摄影给你造成的那种呆板的视觉教养后的习惯,也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在咱们中国,一切发展都非常快,老的少的所面临的问题有时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甚至相反。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那些大师们,还是应该放在历史结构语境中去认识和学习,不能简单的模仿。要记住,别人的风格是自己的死敌,说我像谁那是骂我。我就是我,我要找一条自己的路,才是正道。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下面是该博的各种回复:

王少波(已重点推荐)
    鲍老师这个帖子早就该出来了。多少人现在都在迷恋森山大道和荒木经纬。学他们就是时髦,和手法看似容易掌握。其实他们根本就没看懂森山和荒木,只是发现他们这“乱”也能成艺术?!但不知道他们的这乱是有目的有章法又有构成的,且实际是表现着自己的真实内心和世界观的。所以自己也就无病呻吟,整天就照猫画虎的“玩森山”“学荒木”,然后又觉得自己特“艺术”可以出来炫耀。反正都也是“乱”拍,叫你先摸不着头脑再说(给自己整块艺术的遮羞布)。

    其实森山和荒木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在日本无法突破东松照明在传统纪实摄影的高度又无法突破细江英工在后现代主义主义上的试验手法,只好自己另辟了一条蹊径,也就捉摸出了这套更现代的写实主义手法。可现在很多人都无知的很,一点都不知道艺术历来都是学他者死的简单道理。都还整天乐此不彼得玩的这种不亦乐乎的“艺术”。其实你学的再像,也是别人,不是你自己。除非你突破他们。那些个学不像的,就纯粹陶醉在自己糊弄自己的所谓“艺术”中了。可怜!

    其实,没有啥比老老实实拍自己的片子最重要。鲍老这篇文章给那些盲目追随森荒的“艺术家”一计清醒剂。
2013-02-21 02:01[收起][回复]

鲍昆
少波太棒了。原来不知道你对摄影史有这么深的感觉和体悟。

我也曾经在八十年代初期十分迷恋森山等人的风格,追求那种放荡不羁的镜头感和背后那种荒谬的超现实感觉。那时我有几本日本尼康年鉴,每天捧读不已,甚至还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大致的意思,日本人在模仿西方时走出了自己具有民族精神的摄影。忘了在哪里写的,意思是这样,将来有机会查出来,也是一篇中国人那时解读世界的心路呢。我记得当时有一幅照片在我信众存在多年,就是在风暴中,一只狗正从广角镜头前冲来,十分的刺激。说实在,那时对许多历史信息不了解,学习模仿的只能是表面。后来我有了近二十年狂热喜欢用20mm广角镜头的过程。而且,我20mm广角镜头是我在八十年代自己购买的第一支镜头,是1984年台湾歌手侯德健到大陆后再去香港录音,走前问可帮我带什么,我说你帮我在香港买一只广角镜头。回来后他带给我一只美能达的20广角。1087年我改换尼康相机,尼康的20mm广角结果也是当时居住在广州的歌手程琳帮我垫钱买的。说这些,就是想说这类影像风格曾经强烈地影响过我,我也是从中走出来的。现在总是劝诱大家多学习,实在是自己身上几十年的经验教训。
2013-02-21 10:18[收起][回复]

王少波
     鲍老的经历极大的印证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很多抄袭和重复的过程。在那个时代境况好的日本,森山的胶片可以使劲拍,使劲试验,整出了他们自己。这十年来数码一下泛滥了,中国人有钱了,也开始使劲拍使劲折腾。但都去抄袭却不创新,整不出自己。抄袭呢,布列松他们太难,学不像。那学谁呢?总要有个去盲目崇拜的吧?这时森山和荒木的“乱”被凸现了出来。这就跟画油画超不达芬奇和安格尔一样,那咋办?毕加索,达利和康定斯基他们又把似“乱”的极简整到前头了,写实和写意都有了很难逾越的样板,那咋办?只有瞎模仿,瞎抄袭,东拉一点西扯一点给自己做嫁衣裳(看看798就是代表)。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找到了真正自己的语言。中国当代艺术是这样摄影也还是这样,所以现状就是这样的“乱”着。

    鲍老提到的广角镜头的我也是深有感触。5年前我第一次用12-24毫米的广角那个兴奋啊,冲进非洲村落就是一同瞎拍,嗬,好看。拍完一些他们人物的照片就让一个非洲人看,结果是个小姑娘不高兴了:“我有那么丑吗?”转身走开了。其实是被照得变形了,那时候我才猛然醒悟:我只是掠奇而已,没有考虑到人物的感受和呈现的严肃性。随后在拍完布基纳法索的《野。渡》(我专辑里有),就再也不用这玩艺了。说这话题也是想印证自己也有过盲目和抄袭过程:根本就没搞懂模仿是咋回事。

   也算是一种认识。
2013-02-21 11:55[回复]

鄂伟
“集体性视觉教养”那个时代有,现如今也存在。如何走出“集体性视觉教养”,寻找自己的脉络?学习是必然,但认识自己,掌控自我太难了。
2013-02-21 05:37[回复]

叶国兴
关于森山,我们许多朋友只是盲目地崇拜,对他的作品也只是认为他出名了,就一切都合理了。这是咱们国人这些年的毛病,

一针见血,点中要害。沒有自已感受的作品,只能是蹩脚的大路货!
2013-02-21 07:36[回复]

谢人德
第一个形容女人象花儿一样,是天才,第耳个形容,是庸才,第三个形容,是蠢才,第四个形容,是呆子:) 可惜看看我们的城市摄影,还是这一套,几十年了没有长进!

森山与荒木是60-70年代日本的国情、文化]意识下的个性,就象第一个形容女人象花,而时下数码相机泛滥,我们的很多城市摄影已经是N次方的形容了,真是扯淡。

我有森山的暗房与街头拍摄现场以及谈话的实况录象,觉得一到中国就非常地神话了 :)

录象文件很大,解不了密,就是说只能是U盘拷贝,但是刻不了光盘,有几个G大小。
2013-02-21 07:44[回复]

谢人德(已推荐)
推荐!
2013-02-21 07:48[回复]

徐林峰(已推荐)
森山只有一个, 其余都是影子.
2013-02-21 08:10[回复]

李东(已推荐)
学习鲍老师探究为什么的理念,在历史背景下去琢磨作品。

摄影是个表达,用形象的表达。动不动听,是形象的运用、表述方式的问题,感不感人,能否在内心深处引起触痛、共鸣,是自己的认识问题。投人所好,总能赢得些许喝彩,喝彩的广度、深度、长度,各有各自的追求,各有各的满足感;但只有自己真切的感悟、踏上了时代节拍、有人类共同面临的困惑,才能引起真正的世界范围的共鸣。
2013-02-21 08:23[回复]

司学兵
言之有理呀,个人有个人的“具体情况”
适合他的不一定适合你,学习大师的敬业精神,走适合自己的路。
2013-02-21 08:41[收起][回复]

鲍昆
学习大师的敬业精神
说得好!这话才是正道,别光学风格。
2013-02-21 10:04[回复]

吴毅强(已重点推荐)
国人对森三的模仿可能也有一部分出于对历史沙龙摄影唯美摄影的反驳逻辑所在,正如八十年代中国艺术家对西方现代艺术的疯狂模仿和学习,都有一定的艺术史逻辑理由,为了这一点理由,恐怕需要付出一代到两代人的牺牲和努力。只是这些模仿而来的作品因为脱离了历史语境而显得飘渺而不着根,最终免不了成为过眼云烟的命运。只有少数敏锐而有眼光的摄影师能穿透历史,重新根据自身语境创造新的历史。

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建议:现在的摄影师要想创造自己的历史,必须具有深厚的艺术史、摄影史和一定的理论素养和视野,这个时代再也不是以前单凭本能直觉(就算本能天才如梵高,在今天也注定孤寂无为)就能创造历史的时代了,一厢情愿的埋头拍摄,全心全意真诚可嘉,这都属于过去式的创作方式,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必然属于过去式,最多就是像森三、像毕加索、像布列松,各种像,唯独没有自己,没有眼前的这个时代。
2013-02-21 08:44[收起][回复]

李东
䢖议很真诚
2013-02-21 09:11[回复]

徐林峰
任何艺术, 包括摄影都是心灵的感应, 没有心灵不可能成为艺术,  即便是技术, 也应心灵手窍, 方能做好.

毅强说摄影必须具有深厚的艺术史, 摄影史理论素养和视野,  有一定道理.  但仅有那些理论, 对于欣赏作品有帮助, 知道所以然. 对于实际拍摄, 摄影人的直觉感应非常重要. 这当然是由素养和视野决定,  并不仅仅是具有深厚的艺术史, 摄影史理论素养和视野就能决定, 实际比这宽泛的多.
2013-02-21 09:35[收起][回复]

李东
建议还是不要把摄影装进艺术的框里,又混乱了,艺术分视网膜艺术,和非视网膜艺术,你说的艺术是哪个语境下的,你能说清楚吗
2013-02-21 09:42[回复]

吴毅强
林峰兄好,我这里当然不是否定直觉的重要性,相反,感觉在任何时候都无可替代,我想说的是光有直觉和灵感远远不够了,理论的作用也远不止在于欣赏,更在于创作者对有了对历史和理论的相当了解之后,能有效的为自己的创作厘定方向,不再重复别人的创作,同时找到最好的契合语境和时代的创作切入点,这些都不是光靠一时感觉可以做到的,需要作者做大量的思考,而这种思考必然来源于对历史和理论的熟稔。
2013-02-21 09:51[收起][回复]

徐林峰
毅强兄说得很好, 我是赞同的,   我想说的是一个人观念的形成,  是受多方面影响, 尤其受所处人文环境影响最大,  博阅群书, 接受不同观点, 认真思考并不断否定前人并否定自身的不足. 才可能得到真正属于自已的理念. 也才可能去伪存真.
2013-02-21 10:31[收起][回复]

吴毅强
嗯,我只是强调在没有历史视野的情况下,个人的灵感和直觉很可能成为无的之矢,始终徘徊在自我的漩涡里。谢谢~
2013-02-21 11:05[回复]

李东
个人认同毅强的建议,深厚的艺术史、摄影史、理论素养,是提高自己认识、拍好照片的必要条件,但不是能拍好照片的充分条件。如果有一条充分必要条件,就能通往摄影的成功之路,那就省事了。但可能吗?
2013-02-21 09:55[回复]

鲍昆
我到不认为这么多人对森山的模仿是出于反拨。毅强你年龄还小,很长一段中国艺术人的过程你毕竟没有经历过。我稍稍倚老卖老说我看过和经历的,中国艺术家从八十年代到现在,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山寨的过程。整个八十年代就是一个看画报照猫画虎的过程,九十年代前期一样,只是到了中后期,一些艺术家能出国看了,有所改变,但基本路数没变,还是以研究模仿那些展览图册为主,我说的是美术界,至于摄影界则还要典型。到现在许多人还是在那里研究画报,研究那张纸上的油墨影子,根本不问那个摄影师为什么这么拍,目的是什么,他在专门的历史和社会的大历史中的位置在哪里,甚至社会影响是什么?他们看来看去,就是形式风格,琢磨构图、影调、颗粒,整个一个发烧友路数。
2013-02-21 10:31[收起][回复]

徐林峰
鲍老师看得透彻, 如今国内摄影基本还停留在外在的赏悦, 虽然有些人在国际赛事上有获奖, 甚至是大奖. 这当然是一个进步. 这个进步又显得那么可怜. 问题还是国内少有具有独立思考又有独立人格的人真诚的去做摄影. 当然从大环境讲, 也不支持有个性, 有锋芒的摄影作品出现.

我们拍片到底为什么, 应当去拍些什么, 怎么才能让图片有些意义, 让人多少也能产生些共鸣, 这些只要去做,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内涵.
2013-02-21 10:59[收起][回复]

鲍昆
回复徐林峰:照相机摄影时的观看性,正是帮助没有独立性的国人建立独立人格的有力方式。可是我们却多把它当成一个玩具,不管如何装成艺术家,最终就是一个娱乐。对真正的文明推动助力很小。
2013-02-21 11:16[回复]

吴毅强
嗯,可能事实比我了解到的还要糟糕,我之所以觉得这种模仿可能还有一点点正面意义是在于,中国国情与西方历史情况发展的不对位导致的信息倾斜,从而引得国人一窝蜂的模仿山寨,这种拙劣模仿有其必然性,或者说,这可能是需要我们一两代人去经历的苦逼的必经之道,起码在艺术界来说,对西方现代主义的模仿契合了中国拨乱反正,反驳庸俗革命现实主义的历史潮流,也是中国从前现代过渡到现代形式主义的必修课程,我不否认摄影界大部分人只是在研究画报,研究形式风格,我的意思是国人的这种盲目不讲道理的模仿可能也部分暗合了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正如艺术界80年代的模仿西方现代形式主义一样所以我说对森山的模仿尽管主体没有自觉意识,但却从表面上暗合了中国摄影人的一条必走之路,只有经历这表面模仿这一步,才能有后续的跟自身语境和历史位置相契合的创新之路。我的个人想法,请鲍老师指正。
2013-02-21 11:02[收起][回复]

鲍昆
回复吴毅强:这样理解没问题。这一种宿命,也是山寨的两面性。但是现在看来两面性的负能量大于正能量了,应该纠偏了。
2013-02-21 11:06[收起][回复]

吴毅强
是的,关键的问题是现在的山寨之风过于猛烈,甚至以山寨为荣,山寨就是一切,这就必须大力戳之砍之了。
2013-02-21 11:16[回复]

鲍昆
补充一点:看画报不是不可以,但不要停留在那些表面文章上。如果不过手的画册和其中的摄影师放在一个摄影史的框架中区思考,那这画册看得就有门道了。少波应该是这么看的,所以看得出脉络。
2013-02-21 11:04[回复]

王少波
鲍老师这里其实把中国当代艺术的乱象也点了出来。这几十年中国的当代艺术其实就是一种“各自为战的运动”,没有个纲领也没有个旗帜。个性解放,抒发自我在八十年代味道还正些,这几十年只有铜臭味。有个屁的艺术。(说的是总体)
2013-02-21 12:09[回复]

王少波
毅强的这个建议是对的:

“现在的摄影师要想创造自己的历史,必须具有深厚的艺术史、摄影史和一定的理论素养和视野,这个时代再也不是以前单凭本能直觉(就算本能天才如梵高,在今天也注定孤寂无为)就能创造历史的时代了,一厢情愿的埋头拍摄,全心全意真诚可嘉,这都属于过去式的创作方式,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必然属于过去式,最多就是像森三、像毕加索、像布列松,各种像,唯独没有自己,没有眼前的这个时代。”
2013-02-21 11:58[收起][回复]

周春甲
说着就绝对化了。
2013-02-21 12:23[收起][回复]

王少波
建议吗,是相对来看的。如果绝对的去看当然是有问题的。不好非此即彼的。
2013-02-21 12:29[回复]

王少波
但你这个是不对的:“国人对森三的模仿可能也有一部分出于对历史沙龙摄影唯美摄影的反驳逻辑所在”。80是年代中国艺术对西方艺术的恶补是有的。但和摄影不同。那个时代中国的摄影基本上形不成大气候(不像这十年)。所以,那个时代的摄影还谈不起来“反驳”,还不具备那个觉悟。这些问题主要出现在这十几年。鲍老对你的这个批述是准确的。
2013-02-21 12:04[回复]

刘力军
对于初学者来说,模仿大概是学习的必由之路。也许所有进步都是在了解前人的基础上,才能称得上寻求到的突破。四月风是很好的学习过去、对照现状的一扇窗户,受益匪浅。
2013-02-21 09:09[收起][回复]

周春甲
同意你的观点,学习有两种(1)学院派、(2)实践派,如:赵本山、莫言。不管哪种方法,学习是第一的。边学习边实践边总结。
2013-02-21 12:22[回复]

李卫东
模仿可以,但那只是练手或者玩玩,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了不得了。鲍老师的分析很到位。
2013-02-21 10:06[回复]

李英杰
破除迷信,独立思考,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最为明智。
2013-02-21 10:22[回复]

魏民(已重点推荐)
1959年罗伯特·弗兰克《美国人》面世,那种针砭看似散乱其实用心慎密,其后森山大道一路承其“乱”表现都市迷茫和人群疏离,风格突出但比较表象,深度是后退的;另一路不少美国摄影师倒是得《美国人》真谛,在社会探讨方面长足进步,细分化专题都冷峻而言之有物。

森山大道曾经到上海三天扫街出了本“上海”,没有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远比不上本土陆元敏。我很纳闷,后来突然想到,原来大师也不过用上海来重复自己。现在发烧友再重复森山大道更没有必要了。

不过作为一种“风格工具”,合适的场合借用发挥一下也未尚不可,关键是说出了什么。
2013-02-21 10:35[收起][回复]

鲍昆
魏民说的请大家注意,尤其是前一段。极棒。
2013-02-21 10:41[回复]

鲍昆
补充一点:现在中国人动不动就是这大师那大师的,这些年布列松、马克吕布、荒木经惟,目不暇接。从来不问当时怎么回事。比如原来马格南亚洲的日本记者久保田博二,现在看他拍咱们八十年代中国多有意思,现在想起来,他只是当时按着国际一般摄影记者的路数认真把工作做好了而已,最近这两年他不断到中国来,甚至还和中国摄影师PK,但是那水准实在客气。在器材等物质条件都平衡了以后,才是真正的比拼。所以不要把以前一些人的普通工作在今天吹成神话,并蹩脚地模仿,那是傻之又傻的行为。那个马克吕布,你模仿试试?你要认真模仿了,放在网上一看,就是现在很一般的片子。那为什么他那么有名,你不能出名呢?因为,他来中国拍的时候,你和你的父辈连照相机都没有,即使有了也不敢拿着照相机到马路上随便拍,那非得把你抓起来,你是不是美蒋特务?吃饱了撑的没事拍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你也没法拍,因为根本买不起胶卷。那你会说,当时不是有公家能拍的为什么不拍,就是因为他们一拿其相机前辈就告诉他们,苏联老大哥记者是咱们学习的对象,回到家里,这些人偷偷看的是民国的钱万里、张印泉、郎静山,你说他还能拍什么呢?再说,不老实还可能打成右派。就这么来来去去,中国人一拿起照相机,眼睛前就那么点事儿了。老是没起色,看着那些外国来的洋和尚,就都成了大师,悲催。
2013-02-21 10:57[收起][回复]

康国生
有鲍老师等这样的行家坐堂答疑解惑,四月风没法不精彩!难得,相逢是缘分,欧叶,\(^o^)/
2013-02-21 11:16[回复]

魏民
最近美国安东尼·苏瓦等一批大牌纪实摄影师拍的专题越来越不像“作品”、而是向社会学、历史学的图文文本靠拢了,可能,发展下去纪实摄影的评判价值会出现新的标杆。而视觉表达也依然出色,只不过恐怕·不能当艺术品卖

我在“纪实摄影群/他山之石”介绍过一位,好像大家不太感兴趣。
2013-02-21 11:25[收起][回复]

吴毅强
起码我是一直持消解艺术品观点的。艺术不在艺术品里,大家认为很美的东东最多叫工艺品或设计品,hoho~
2013-02-21 11:29[收起][回复]

鲍昆
回复吴毅强:现在浮在面上的的“艺术叙事”早就基本转化为工艺品美学叙事了。传统艺术这张窗户纸必须揭开,现在已是一种装饰艺术。艺术界的批评应该廓清什么真正是具有先锋性的,引领思想文明向前的艺术和带给大众愉悦生活的唯美的艺术。后者干脆把它归到商业市场上来谈最好,也可理直气壮。但别老搀和从文艺复兴以来人们崇尚的那种理想的推动文明建设的革命的艺术精神。这种分野若不剥离开,大家一谈艺术就是一滩泥沼,乱七八糟。
2013-02-21 11:42[回复]

吴毅强
回复@鲍昆:不能同意更多了,哈哈~不过旧观念旧体制依然大行其道不愿让出地盘,真正引领思想文化潮流的艺术却命运多舛,这是一场漫长的博弈。
2013-02-21 11:51[回复]

王少波
回复@吴毅强:毅强这段话我想妄下一个结论你别生气啊:你没有去详细了解至少这30年来的中国艺术和脉络走向。所以你得不出正确的结论。你自己捉摸捉摸看我说的对不对。我愿意就此和你探讨这个话题。:)
2013-02-21 12:18[回复]

吴毅强
回复@王少波:你说的是我的“艺术品消解观点”的话?好,就此开始探讨这个话题,你抛出你的观点。
2013-02-21 12:36[回复]

王少波
回复@吴毅强:呵呵,不好意思看错了你的话。把你否定都看成你的肯定了。:)
2013-02-21 12:39[回复]

吴毅强
回复@王少波:这。。。请吃饭
2013-02-21 12:41[回复]

王少波
回复@吴毅强:好好。一定一定!:)
2013-02-21 12:42[回复]

罗大卫
哈哈,估计大家还不习惯您“介绍过一位”的渠道——群。
2013-02-21 11:30[回复]

康国生(已重点推荐)
鲍老师世界摄影史以及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流派走向了如指掌,分析得丝丝入扣。文章不长,看着真长知识。

深山啊,荒木啊,他们的拍摄方式,是有时代背景的,是针对当时语境下的某种社会心态的一种独特表达。迷茫、谜团、欲望、个性张扬、人性写意等等,是对心灵的触摸,现实的叩问。

一切文艺,需要独创,个性,最忌讳模仿。我们的民族传统,善于和乐于模仿,缺少独创,中国制造而非创造,无论从经济技术还是文化观念上大抵如此。

模仿也就罢了,遗憾的是模仿不到精髓,人家先进高端的东西,总是在模仿中被拆除,结果模来的只是模样。不举产品粗制乱造的例子了,到此都是的。

单说中国作家,例如贾平凹的散文《丑石》,明显的在模仿《丑小鸭》,谁不想信就找来对比阅读,取材虽然不同,内涵几乎一模一样。

莫言的小说《大风》,内容明显与《老人与海》重合。难道是构思巧合么?我绝不相信。《丑小鸭》与《老人与海》那么家喻户晓,上述两位作家不会不晓得。
文学大师依旧在模仿,拿相机的小师傅们模仿一点海派,自然是毫不奇怪的了。有位文化人这样说道:中国受到殖民地文化影响,缺乏民族自信心,洋玩意总是TMD受到膜拜,哪怕是洋垃圾(如进口打包的西装等)!
2013-02-21 11:03[收起][回复]

鲍昆
此条信息已被(鲍昆)删除
2013-02-21 11:56[收起][回复]

鲍昆
你看莫言在若贝尔奖的获奖感言中说,你们都说我受马尔赫斯影响,其实我根本没怎么读过他。我只看前十几页,就知道他什么路数了,下面就不用看了(大致是这个意思,不是原话)。莫言的这个说法是典型的中国人那种山寨精神,就是迅速学招数,而且把什么都看成招数,学了就用,就像咱们林副统帅所说,立竿见影。可是马尔赫斯小说中那种对于现代资本主义覆盖拉美文化时那种矛盾和冲突纠结,是看几页您就能领会的吗?所以莫言的获奖在中国文化界有这么大的争议,就是其浅薄之处比比皆是,拿着村里的狡黠糊弄大世界。
2013-02-21 11:57[回复]

李红斌
严重支持鲍老师的观点! 我们可以学习吸取摄影前辈们的好的摄影观点和摄影精神,但绝不能崇拜。摄影一定要拍出自己的感悟!
2013-02-21 11:12[回复]

李红斌
康老师说的好:“中国受到殖民地文化影响,缺乏民族自信心,洋玩意总是TMD受到膜拜,哪怕是洋垃圾(如进口打包的西装等)”一针见血呀!支持!
2013-02-21 11:18[回复]

谢人德
曹雪芹写完“红楼梦”一声叹息,来往几多事,白须浮云月。[后人说]
2013-02-21 11:26[回复]

何林
人无完人,任何人的观看和拍摄,相对于客观来说都是有局限的。

与其迷恋大师,不如迷恋现实。

认真的观看现实,自然能看到别人没看到的东西。别奢谈创造,重要的是发现。尤其对摄影这种直接面对客观的机器来说。
2013-02-21 11:35[回复]

王少波
希望这几天鲍老能带头能犁清一些很多人心头的问题,也梳理一下乱象中的景象。好让大家都看得远一点。
2013-02-21 12:32[回复]

罗静方
不过我倒庆幸中国当下至少解决了拍摄器材的拮据问题,我一直认为经济基础是其关键性作用的,当温饱问题没有解决,艺术就是奢侈品,曲高和寡,西方国家富起来早了我们几百年,你玩的活人家早玩过了,中国当下摄影既要发挥后发优势,又要注意取人之长。摄影的普及至少可以让我们有一个基础,矮子中总可以冒出几个高个子,拍的人多了,总能出几个高人。关键是掌握摄影话语权的主流、高层要清醒,别把庸俗当艺术!
2013-02-21 12:32[收起][回复]

王少波
静方的说法很清醒。现在物质基础已经具备可以出森山大道和荒木经纬的条件了,但不要出赝品。
2013-02-21 12:37[收起][回复]

罗静方
自己的、中国特色的、民族的东西才是最值得探究的,到底什么方向是我们当下中国摄影人应当追求的,到底需不需要形成中国自己特色的影像,我看的是不是可以探讨。讨教于上面各位老师。
2013-02-21 12:43[收起][回复]

王少波
一定会的。
2013-02-21 12:47[回复]

张虎生
模仿难免,问题是山寨大道似乎越来越广,从物质产品到精神产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核心问题在于,何时才能形成国民独立人格的制度。(山寨是反人格的)
2013-02-21 12:45[收起][回复]

王少波
都是大问题,只能慢慢的探讨。急不来。
2013-02-21 12:47[收起][回复]

张虎生
呵呵,也只好如此,做一个有心人
2013-02-21 13:24[回复]

罗大卫
独立人格的培养,作为摄影人,务实点说:就从怀疑被广为追捧的所谓国际摄影大师开始吧
2013-02-21 12:58[收起][回复]

王少波
是的,最近已经有人对马克里布拍摄中国的人的照片提出异议了。这都是一种觉悟。

[ 本帖最后由 胡子 于 2013-2-21 13:39 编辑 ]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一直 于 2013-3-5 08:17 发表
也不能完全说模仿森山的拍法,就一定是投机取巧什么的。也许那些所谓模仿者发现森山的拍法也很适合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于是就这么拍了。仅此而已。他们并不在乎这么做是否能在摄影史上有什么地位,是否符合艺术的创新要求,是否模仿的像森山。他们只是j简单的觉得这么拍,痛快,舒服。
而那些自作多情的评论家非要给他们扣上这样那样的帽子。无聊不无聊。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帽子该扣还得扣,至于能不能戴得上、愿不愿意戴又是各人的事了。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11# 的帖子

模仿是可以的,也是自由。但模仿的再好,也是二手货——鲍昆说的就是这个。至于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自得其乐也罢,奉为祖师也罢,那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各随其便的。

摄影实践,百花齐放,摄影理论,百家争鸣。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13# 的帖子

虽然拍得不好,但说的不错。包括这段,真是很到位:

鲍昆
我到不认为这么多人对森山的模仿是出于反拨。毅强你年龄还小,很长一段中国艺术人的过程你毕竟没有经历过。我稍稍倚老卖老说我看过和经历的,中国艺术家从八十年代到现在,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山寨的过程。整个八十年代就是一个看画报照猫画虎的过程,九十年代前期一样,只是到了中后期,一些艺术家能出国看了,有所改变,但基本路数没变,还是以研究模仿那些展览图册为主,我说的是美术界,至于摄影界则还要典型。到现在许多人还是在那里研究画报,研究那张纸上的油墨影子,根本不问那个摄影师为什么这么拍,目的是什么,他在专门的历史和社会的大历史中的位置在哪里,甚至社会影响是什么?他们看来看去,就是形式风格,琢磨构图、影调、颗粒,整个一个发烧友路数。

也不是只有那些拍的比鲍昆好的、那些模仿森山模仿得像的,就是真懂森山,就好意思说森山的。森山,既然不管拍得怎么样的人都可以学,那也是不管拍得怎么样的人都可以说的。

[ 本帖最后由 胡子 于 2015-7-7 08:25 编辑 ]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快哉风 于 2015-7-7 08:43 发表
“根本不问那个摄影师为什么这么拍,目的是什么,他在专门的历史和社会的大历史中的位置在哪里,甚至社会影响是什么?”我觉得这些根本不必考虑,因为这些因素自然都在,这些因素会自然表现出来,至于能表现出多少,跟你是否考虑这些因素无关,而跟你的形式能力有关。
也许,对“他在专门的历史和社会的大历史中的位置在哪里,甚至社会影响是什么”不用深究,但是,“根本不问那个摄影师为什么这么拍,目的是什么”,因此才会形式主义,只会学表面形式,只会玩形式。而这样的拍形式,形式也拍不好。因为他不明白,形式是要为内容服务的。鲍昆后面这段跟的好:“他们看来看去,就是形式风格,琢磨构图、影调、颗粒,整个一个发烧友路数。”正如同快哉风你。这样的想法,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进步——尽管也有来自你的灵性的进步,但要不是这样,你进步还会快,还有会有实质性的进步和变化。

[ 本帖最后由 胡子 于 2015-7-7 12:56 编辑 ]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20# 的帖子

“拜神教”。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宁采神 于 2015-7-7 16:38 发表
拍得比森山,荒木,布列松更好再来批评他们也不迟
以吹牛谋生的批评家没有资格批评以卖画册谋生的摄影家
照你这说法,还有几个人能来批评他们?照你这说法,你能在G4评论几人?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表叔 于 2015-7-7 22:49 发表
不能苛求评论家拍得好,这是两种职业,反过来,摄影家的理论、评论也不能太当真。读图当然是读摄影家的,评论则当然该读评论家的
这话理性。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快哉风 于 2015-7-8 05:54 发表
至于鲍摄影作品比我强,想来该是应该的哦,否则就太搞笑了。
既然鲍摄影作品比你强,那按照你的
引用:
原帖由 快哉风 于 2015-7-7 08:15 发表
就baokun这几张照片,还好意思说森山,呵呵
这个说法,那是不是也可以来一句“就快哉风那个水平,还好意思说BAOKUN”啊?是不是太搞笑了?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快哉风 于 2015-7-8 09:09 发表
所以嘛,森山肯定比kun强,所以我说“kun还好意思说森山”没错啊,虽然这证明了我说kun也是错的,但为了证明kun说森山是错的,我豁出去了,牺牲我一个,至少证明了我说kun说森山是错的是对的哦
没有吧?我认为都不搞笑。你也没错,没因此牺牲;同样,人家鲍坤也没错。如果你牺牲了的话,那就是你用行动证明了你认为不如某某就不能说某某的观点很错,因此牺牲了,而你还坚持这样的观点,因此又牺牲了一次。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35# 的帖子

那是观点问题,孰对孰错,各说道理,以理服人,或者各执己见,都很正常。但是,以鲍坤拍的片子不好为由说还好意思说森山,这个是真没意思。前因其实在这里。要不是你这个让你牺牲了观点,你直说鲍坤哪里说的不对,我才不会搭腔。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顶上来。森山大道现在在中国也“过时”了吧?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