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童言”无忌,评头论足——质疑、批评名片、名作

回复 60# 的帖子

由老马这张和风版的点评,我想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很多拍纪实的,一拍就是老少边穷和所谓“弱势群体”,拍流浪乞讨的也不在少数,拍工人也是拍他们的苦难累,好像只有拍出“苦大仇深”才是纪实。老马这张也拍工人,但是却拍得像跳舞一样的优雅。  是不是给我们启发呢?

不过,我接着又想到了第二个问题:“社会底层”的工人在干活时真的这么愉快吗?或者说这种愉快是常态吗?老马这张有无“美化”之嫌?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胡子 于 2012-2-17 10:28 发表

不过,我接着又想到了第二个问题:“社会底层”的工人在干活时真的这么愉快吗?或者说这种愉快是常态吗?老马这张有无“美化”之嫌?
拎马扎做在后排旁听也好几天了,听到这个提问,就忍不住想发言。
想说的是:表达社会底层的工人阶级的---愉快(常态或非常态),绝对不是这张片子得以在世界影林立住的根本原因,要是这样子来解读此片,一定是要犯思维幼稚病的,它的立意在别处。
不过,俺暂且把自己的谬论先放一放,先听听学长们踊跃发言,俺再见玉抛砖也不迟。
影像之城包括了关于城市的一切图像:照片、电影、绘画、雕塑、建筑、设计图纸、工程资料、专业书籍......

TOP

谢谢姐姐错给分分,本来这分分应该给胡子老师的。

[ 本帖最后由 一把锈刀 于 2012-2-17 13:2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苹果姐姐 赞赏 +2 摆拍的“质疑”合理 2012-2-17 12:19

TOP

[quote]原帖由 一把锈刀 于 2012-2-17 11:27 发表



可再细看一下,感觉是在“沟通好”的前提下才有此图片的。摆拍!

理由1:也许这位劳动者正蹲着刷漆,为了老马的名著,他站起来刷上面了,所以画面中的漆桶位置不对。

理由2:也许这位劳动者是在给上方的架子刷漆,但漆桶应该吊在他的左手边才符合常理。可画面中的漆桶位置让俺为他揪心:他下一个动作就是刷子舔漆,他怎么去完成?

摆拍的“质疑”合理。。。

TOP

框架已经定好,就等人物动作那一瞬间。这些片子里经典的还是经典,足以成教材。

TOP

引用:
原帖由 一把锈刀 于 2012-2-17 11:27 发表
十门老师激动了,何来“解读此片+思维幼稚病”之说?胡子老师明明是在“评头论足+质疑”嘛,紧扣大楼上悬挂着的标题(“童言”无忌,评头论足——质疑、批评名片、名作)有何不可?
不管“它的立意”在哪里,俺认为胡子老师的“质疑”是合理的。


,怪俺的表达不够清晰,应该修正为:表达社会底层的工人阶级的---愉快(常态或非常态),应该不是这张片子得以在世界影林立住的根本原因,若用这个角度来解读此片,一定是要犯思维幼稚病的,它的立意估计在别处。
刚才操作错误,本以为是引用回复,怎么成了“编辑”了?锈刀兄,非有意更改,请补充之被删除文字。
影像之城包括了关于城市的一切图像:照片、电影、绘画、雕塑、建筑、设计图纸、工程资料、专业书籍......

TOP

回复 66# 的帖子

俺记不起刚才说啥了。

得罪人的事咱可不能去做。

TOP

这个动作是个典型的最完美的动作。按说,油漆工在刷油漆时,一个动作要反复几次的。这么好的构图和动作,似乎不应该就拍一张。看印样,最右一列左上,是一个动作连抓了三张,其中有两张几乎一模一样;左数第二列下边三张,也是一个位置的连续抓拍,其中的一个动作拍了二张。而这张最完美的,却只有一张。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了。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回复 68# 的帖子

胡子老师的点评很“含蓄”,赞!

TOP

回复 68# 的帖子

引用最新词汇,鉴定结果:“依法,,摆拍!”呵呵,当初,老马拍这张优美肯定的难怪卡帕画圈,只是难为那个工人,玩命啊
执着 自由

TOP

大家说说这2幅吧
说到古斯基作品的复杂性,不仅仅在于他的影像会不断地渗透到各种社会事件的中心,同时对画面的构成也注入了诸多敏感的元素,却又尽可能呈现出简洁的风格。比如《克雷菲尔德》(1989),繁密的丛林和树叶是画面的主体,一条电线却呈对角线的方式贯穿画面,逐渐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尽管是很细的线条,依旧以其神秘性吸引我们的注视。还有《不莱梅,高速公路》(1991),画面中的元素显得异常诡异,苍白的天空和地面密集的构成令人不知所措——也许再难找到比这样更荒凉的构成了。如德国作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所言:“没有什么能比世界上的这个地方更令人感到伤感和忧烦……两三个神秘元素构成的绘画挂在那里就像是天启……”

我是没看出好在什么地方。或许将其置于一组类似的作品中才有价值?

TOP

回复 71# 的帖子

分析这样的名片,难度还挺大的。

[ 本帖最后由 一把锈刀 于 2012-2-20 12:01 编辑 ]

TOP

回复 71# 的帖子

这位作者的照片多不属于纪实。

如果说这作品“好在哪里”的话,引用的这段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

“对画面的构成也注入了诸多敏感的元素,却又尽可能呈现出简洁的风格。

比如《克雷菲尔德》(1989),繁密的丛林和树叶是画面的主体,一条电线却呈对角线的方式贯穿画面,逐渐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尽管是很细的线条,依旧以其神秘性吸引我们的注视。

还有《不莱梅,高速公路》(1991),画面中的元素显得异常诡异,苍白的天空和地面密集的构成令人不知所措——也许再难找到比这样更荒凉的构成了。

如德国作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所言:“没有什么能比世界上的这个地方更令人感到伤感和忧烦……两三个神秘元素构成的绘画挂在那里就像是天启……”

要说它好,就好在这里。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他的影像会不断地渗透到各种社会事件的中心,同时对画面的构成也注入了诸多敏感的元素,却又尽可能呈现出简洁的风格。”《克雷菲尔德》的拍摄时间,大约是东德西德合并前夕。《不莱梅,高速公路》应该是影射社会和经济发展吧。用简洁表达社会事件。

TOP

回复 74# 的帖子

两条划着各自的弧线逐渐接近的公路,却又背道而驰或者分道扬镳。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据说对《红楼梦》作研究的人里有叫“索隐派”的。《红》的版本不少,一些摄影师对一个场景拍的照片也有很多的,那怕都是硬绑绑的“写实”了,也还离不开“索隐”。
时刻◎曾经

TOP

引用:
原帖由 藏剑 于 2012-2-20 09:58 发表
大家说说这2幅吧
说到古斯基作品的复杂性,不仅仅在于他的影像会不断地渗透到各种社会事件的中心,同时对画面的构成也注入了诸多敏感的元素,却又尽可能呈现出简洁的风格。比如《克雷菲尔德》(1989),繁密的丛林和树叶是画面的主体,一条电线却呈对角线的方式贯穿画面,逐渐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尽管是很细的线条,依旧以其神秘性吸引我们的注视。还有《不莱梅,高速公路》(1991),画面中的元素显得异常诡异,苍白的天空和地面密集的构成令人不知所措——也许再难找到比这样更荒凉的构成了。如德国作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所言:“没有什么能比世界上的这个地方更令人感到伤感和忧烦……两三个神秘元素构成的绘画挂在那里就像是天启……”

我是没看出好在什么地方。或许将其置于一组类似的作品中才有价值?





我还是很喜欢第一张的,第一眼就被它吸引了,似乎是一种神秘感,一种寂静!
里面都有什么?

TOP

一、神秘 二、彷徨

美感?木有。
难度?阙如。
匿名的话,99%的人会说是乐瑟

[ 本帖最后由 藏剑 于 2012-2-21 11:10 编辑 ]

TOP

回复 71# 的帖子

幽深而神秘感,电线的存在和隐没体现了人为而加重了神秘
圆弧而缓慢接近,又渐渐远离,最终分道扬镳,无奈而伤感
另:这种照片若是平常人无意中所拍却没什么意义,换做了名人,则非显一般了,变得有意义了

[ 本帖最后由 chengz9773 于 2012-2-21 13:58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藏剑 于 2012-2-20 09:58 发表
大家说说这2幅吧
说到古斯基作品的复杂性,不仅仅在于他的影像会不断地渗透到各种社会事件的中心,同时对画面的构成也注入了诸多敏感的元素,却又尽可能呈现出简洁的风格。比如《克雷菲尔德》(1989),繁密的丛林和树叶是画面的主体,一条电线却呈对角线的方式贯穿画面,逐渐消失在丛林的黑暗中。尽管是很细的线条,依旧以其神秘性吸引我们的注视。还有《不莱梅,高速公路》(1991),画面中的元素显得异常诡异,苍白的天空和地面密集的构成令人不知所措——也许再难找到比这样更荒凉的构成了。如德国作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所言:“没有什么能比世界上的这个地方更令人感到伤感和忧烦……两三个神秘元素构成的绘画挂在那里就像是天启……”

我是没看出好在什么地方。或许将其置于一组类似的作品中才有价值?





  没觉得这两张照片好在那。
  第一张,神秘感并不强烈;
  第二张,如果要表达分道扬镳,左边的路线条都没有“刻画”清楚,并不能诠释“分道”。
  因里希·冯·克莱斯特所言:“没有什么能比世界上的这个地方更令人感到伤感和忧烦……”,这只是一种自我的情绪,画面并没有带给读者这样强烈的感受。

  换句话说,大家看到这样的两张照片,如果是普通爱好者拍摄,又有谁会把眼光停留在这样的照片多久?
  
简单、普遍、永恒
《佳茗苑》普洱茶庄
http://shop34752301.taobao.com/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