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新地形”的误读

“新地形”的误读

【“新地形”的误读】藏剑

看姜纬对塔可的访谈,很有营养,赞。

读到有评论家认为《诗山河考》属于“新地形”一派,笑了——持此论者显然没有完全读懂塔可。实际上塔可的作品是富含着中国古典式的诗意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读懂。我幸而是学历史出身,又曾沉迷于中国古典文学,且玩摄影多年,能够揣测塔可创作的背景情境及殊为不易之八九。

推己及人,想到一个问题:一向被我吐槽的“新地形”“类型学”和杜塞尔多夫师徒们,他们观看social landscape和景观时,一定也处于其本国特有的文化(或诗意)情境中,而体现于其作品中的这种意味往往很难被其它地域尤其是我们东方语境中的人所深刻理解。比如贝歇夫妇拍摄的水塔,也许不仅仅是纯粹的记录,或许水塔这种建筑本身对德国人而言就具有某种特殊的(即使是淡漠的)诗意呢?又如一些美国摄影师拍摄的密西西比河畔的人造风景,就令我这个外国人联想到这条河的一些故事。

即是说:在‘’新地形摄影‘’看似“性冷淡”的背后,却是蕴藏着一股子更平静却更深沉的‘’冷焰火‘’。

也许我们误会了“新地形”?

TOP

让我想起了罗伯特亚当斯,也许正如楼主所说的,每个人背后的环境所提炼出来的“内容”,最后都会用作品来表现出来。我们很难将其归类,最终是不是一类,或者是另一类,我想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没有过分的从技法、形式上来限制,框架、“过分”解读摄影艺术家的思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