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12
发新话题
打印

藏地十年,拍摄藏传佛教——杨延康纪实摄影力作《心象》

第八个身份:“小白帽”



如果不做展览,杨延康这会儿,应该正在拍摄伊斯兰教专题。“已经拍到第三个年头了。就想每天都去拍照,也别搞太多展览了,就让我拍就好了。”



“大家说,你拍什么信什么,现在拍伊斯兰教,是不是也要戴个小白帽啦?我说无所谓,信仰发自你的内心,源自你的内在。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外在的,其他一切也都只是外象,只是不同的形式。”



拍什么,就对什么特感兴趣,会一头扎进去。“你如果你不去信仰它,不全身心地投入,你与它之间会永远隔着一层,进不去。我相信它,才能融入它,它才会对我敞开大门。”



有朋友说:杨延康,你信仰什么?你不过是信仰摄影,信仰艺术!他想:对啊,我就是在摄影中修行。“艺术是一种呈现,其中自我的修行很重要。通过拍摄,我的心也越来越柔软,但是信念越来越坚定。”



“我以前常说,我什么都没有,就有时间。一头扎进去,一个信仰一拍就十年。我现在已经60多岁了,等这组伊斯兰教拍完,我就70了。我想那时我可能也拍不动了。”

TOP

51..jpg (474.62 KB)

2018-4-8 15:02

51..jpg

52..jpg (510.66 KB)

2018-4-8 15:02

52..jpg

53..jpg (510.02 KB)

2018-4-8 15:02

53..jpg

54..jpg (345.59 KB)

2018-4-8 15:02

54..jpg

55..jpg (472.01 KB)

2018-4-8 15:02

55..jpg

TOP

第九个身份:布展人



“每张照片得来都不容易,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需要得到拍摄者的帮助。要珍惜它们的诞生和呈现。”



所以,每一次展览,他都亲自参与布展。“只有我自己才最清楚照片之间的关系,它们内在的联系,它们可能形成的组合与顺序。亲自参与布展,为了让它们达到最佳的呈现逻辑。每一张照片都有它的故事,很多甚至就是天赐,是神来之笔。”



比如有张照片,腊月二十八,西藏一个寺庙,喇嘛们戴着面具在跳金刚舞,很多藏民排着队去撒龙达,龙达是一种很薄的纸片,红黄蓝绿五颜六色,撒向空中,风把它们带到任何地方,一片尘土、一粒沙、一条河,都被加持。“在他们撒隆达的瞬间,我马上举起相机‘啪’一声拍了一张,就只拍了这一张!后来回去暗房冲洗照片,出来后一看:太幸运了!这么薄的纸片,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下来,居然没一张糊在人的脸上,这难道不是神赐予的吗?你难道不应该好好地珍惜它吗?”



从拍摄,到冲洗,到制作,到装裱,最后到展览的呈现,杨延康都亲力亲为。“有些东西不做到充分,不做到极致,我心里会有遗憾。我要尽量完美,不留遗憾,虽然遗憾常常无法避免。”

TOP

56..jpg (593.96 KB)

2018-4-8 15:04

56..jpg

57..jpg (568.22 KB)

2018-4-8 15:04

57..jpg

58..jpg (409.82 KB)

2018-4-8 15:04

58..jpg

59..jpg (430.61 KB)

2018-4-8 15:04

59..jpg

60..jpg (483.41 KB)

2018-4-8 15:04

60..jpg

TOP

【专访】杨延康:“心象”,灵魂的观看和影子
https://news.artron.net/20141023/n667593_1.html


 导言:2014年10月18日,“心象——杨延康摄影原作展”在深圳市华·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主要呈现了杨延康历时二十多年拍摄的两个主题系列的原作:西北乡村天主教和藏传佛教,这两个系列是首次同时展出。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杨延康就放弃其他工作,成为了一名独立的自由摄影师。为拍西北地区天主教,他每年都到西北的乡村去,常常在那里一住几个月,一个题材持续关注和拍摄了十年。为拍藏传佛教,他又采取了同样献身的方式,又是持续奉献了十年。杨延康二十年来倾力倾情拍摄的两个主要系列——天主教和藏传佛教,都是宗教题材。两个系列是他迄今为止几十年摄影生涯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正是这两个系列,令他成为中国当代摄影圈里一位备受关注的摄影家。  
  十年做一个“影像之树”
  雅昌艺术网可以介绍一下这次展览吗?
  杨延康:今年是拍摄藏地专题十年的收关,但我觉得这个题材还没有结束,生命没有结束一切都没有结束,但是艺术家或者摄影师总要不断地选题,不断地创作。这次展览的题目为“心象”,因为象由心生,“象”是灵魂的一种观看和灵魂的影子,所以叫“心象”。 从1992年-2001年的十年里,我拍摄了乡村天主教题材;2002年,停下来,我做了很多展览;2003年又开始拍藏地佛教题材。为什么一个题材要拍十年?因为纪实摄影需要时间,有等待的过程,好作品是用心去等待的,所以在拍摄中发生变化,我围绕信仰主题,以不信仰的生活来拍摄,很有意义。我的规划是十年做一个“影像之树”,尽管果子不一样,但果子很丰硕,所以,我觉得要拍信仰的人,让自己从内心得到更多的改变。在拍摄的过程中,我的内心很安静,他们对信仰的态度特别真诚,对物质需求特别低,因为有信仰的人懂得感恩、懂得敬畏。
  尽管这两个题材拍摄了二十年,但我是第一次在深圳做个展。而且今年的展览也是巡展,从拉萨开始,因为藏传佛教的题材是在西藏拍摄的,从拉萨开始展览,是我对西藏的一种回馈——从信仰之地开启。十年的拍摄,藏地藏民接纳了我,让我在寺庙里,他们的家里住下来工作。深圳是最后一站,因为我从上世纪70年代末来到深圳,一直在深圳定居。明年我将进行伊斯兰教专题拍摄,体现另外一个信仰和另一个民族。
  雅昌艺术网:您为什么都是选择宗教的题材进行拍摄呢?
  杨延康:当下中国社会急功近利,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品质。有信仰的人有敬畏之心。

TOP

61..jpg (509.81 KB)

2018-4-8 15:10

61..jpg

62..jpg (432.23 KB)

2018-4-8 15:10

62..jpg

63..jpg (323.8 KB)

2018-4-8 15:10

63..jpg

64..jpg (503.81 KB)

2018-4-8 15:10

64..jpg

65..jpg (232.47 KB)

2018-4-8 15:10

65..jpg

TOP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在佛教系列是怎样挑选作品的?
  杨延康:影像里的影像感,唯美性,表现动作、形式结构、叙事语言。纪实摄影在很多人看来,拍完就算了,其实影像有自己的语言,跟诗歌、小说、电影一样有主题、结构、表现方式、语言。
  雅昌艺术网:这次参展的天主教的作品,你是按怎样的顺序布展的?
  杨延康:天主教部分,首先是一位老妇人拿着十字架,表现其在传承天主教的精神;接着是村落的教堂中间的村民房子,天主教的教堂与村落已经合二为一,信仰也根植在民间;第三张很黑暗的房子里,几个小孩拿着蜡烛,在为两个月大的孩子在洗礼,接着是神甫们传教,最后是死亡,就是人生的过程。虽然西部是中国比较艰苦的地方,但是信仰最浓烈的地方,我觉得贫困的人比一般人思想更坚定。  
  雅昌艺术网:在展厅里,看到您的很厚的日记本。
  杨延康:这些日记在西藏写得比较多,一年两本的速度。在藏地是危机四伏的,在日记本里,我会写明如果发生了意外通知谁,因为我不会开车,只能坐班车、拖拉机、摩托车或者走路。另外,日记上会记录下哪年哪月第几个胶卷的简单信息,冲洗的时候,胶卷跟数字对起来,到年底翻胶卷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哪里拍摄的,这是一个记录习惯。我每次去西藏,就背120只胶卷,因为出发四个月,计划一天一只胶卷,回来就把这120多只胶卷冲洗了,扫描完就又开始出发了。

TOP

66..jpg (510.62 KB)

2018-4-8 15:12

66..jpg

67..jpg (440.76 KB)

2018-4-8 15:12

67..jpg

68..jpg (502.59 KB)

2018-4-8 15:12

68..jpg

69..jpg (581.19 KB)

2018-4-8 15:12

69..jpg

70..jpg (692.66 KB)

2018-4-8 15:12

70..jpg

TOP

摄影的过程,也是在修行
  雅昌艺术网是什么触动您,想到拍摄天主教题材的?
  杨延康感谢陕西的侯登科老师,胡武功老师和还有石宝秀、潘科,他们都是中国纪实摄影的领军人物,他们当年在西部拍纪实摄影,而我在深圳《现代摄影》杂志做发行,他们是《现代摄影》的读者,也是作者,所以就跟他们认识了。我利用每年大概20天的探亲假去到西部拍摄风土民俗,然后我把这些作品给他们看,因为这几位老师,拍过乡村天主教,信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专题。因为乡民们生活的环境尽管比较恶劣,但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因为有信仰。在拍天主教的十年过程中,其实在我拍摄了五年以后,又回到深圳,拍摄麻风病人的系列。拍摄麻风病人的生存状态,在这些麻风病人中也有信仰天主教的;修女照顾麻风病人,作为圣德的考验。在他们看来,这是天主的考验,他们每天读《圣经》,有着坚定生活下去的信念。
  雅昌艺术网:这十年的摄影过程,是否也是对自己的洗礼,在拍摄中,是否也有变化?
  杨延康:有变化,一开始,我是带着好奇接触他们的,神甫需要到山村里去传教,我就拍摄记录。在拍摄天主教的前两年,我没有信教,第三年我也洗礼了,也是圣教徒了。他们见到我会说,杨延康教友来了,回到兄弟里跟他们一起同呼吸共命运,这时拍摄比一切都重要了,因为心把握得好。
  拍摄藏传佛教应有相应的勇气,我也跟活佛成了朋友。在我看来,心是一个杯子,可以装水或者咖啡或者茶。心灵中,每个神都是从善的,做事有一种态度,变成自己心中的感悟来把握,照片的呈现过程就没有问题了。

TOP

71..jpg (433.96 KB)

2018-4-8 15:15

71..jpg

72..jpg (428.22 KB)

2018-4-8 15:15

72..jpg

73..jpg (425.32 KB)

2018-4-8 15:15

73..jpg

74..jpg (499.57 KB)

2018-4-8 15:15

74..jpg

75..jpg (536.47 KB)

2018-4-8 15:15

75..jpg

TOP

雅昌艺术网在拍摄佛教题材之前,您有到过西藏吗?
  杨延康2003年,拍藏传佛教之前,在1985年、1986年,我就去过西藏了,但当时就像普通游客一样,看到的东西都是表面的。后来拍摄天主教,跟着陕西的神甫,看到很多教友的生活状态以后,自己有很多的感悟。在这个题材结束后,我就想,能不能再把西藏的题材重新解读,因为很多人误读了西藏,只是觉得当地的雪山、藏服很漂亮,那么他们脱掉民族服装以后的内心是什么,你怎么把握跟自然、信仰的关系,出家人的心态是怎样的……以前,我是大胡子,因为西藏人喜欢光头,喜欢没有胡子,我就把胡子刮了、头发刮,用亲和力跟他们接近,进而再回到自己的内心贴近他们、尊重他们。如果生活状态没办法打开,就没办法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摄影的过程中,我也在修行。
  雅昌艺术网:深圳与西部地区,仿佛两个世界,您怎么平衡?
  杨延康:可能在深圳呆久了,会变得很斤斤计较,物欲横流的世界会改变自己。从物欲横流的城市与最贫瘠、最自然的地方这种反差,对我而言是有意义。一年里,我有八个月在藏区生活——四个月在藏区,回来两个月冲胶卷、洗照片,这样往返于两地。我基本是在西部过年,在西藏,过年的时候,很多老百姓从草原、雪山、牧区来到寺庙,我就开始工作。在那边的生活很艰苦,没有蔬果,但人是非常充实的。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在深圳的巡展会选择把两个宗教题材的作品一起展出呢?
  杨延康:首先是感恩深圳。我在深圳呆了三十年,深圳给了我很多机遇。
  雅昌艺术网:听说您即将搬到成都,为什么选择在成都定居呢?
  杨延康:三十年在贵州,三十年在深圳,再有三十年去成都,摄影师更多是在路上,从哪里出发都一样的,那边更安静一点,生活的成本也低,为什么不换一个城市去居住呢?
  雅昌艺术网:谢谢!

TOP

76..jpg (588.22 KB)

2018-4-8 15:17

76..jpg

77..jpg (662.93 KB)

2018-4-8 15:17

77..jpg

78..jpg (593.25 KB)

2018-4-8 15:17

78..jpg

79..jpg (465.71 KB)

2018-4-8 15:17

79..jpg

80..jpg (523.31 KB)

2018-4-8 15:17

80..jpg

81..jpg (431.37 KB)

2018-4-8 15:17

81..jpg

TOP

下面几张未被收入在《心象》画册内,也一并发上。。。。。。
2cad6c1d20b94f5f9f5e2abbc374d3fb_th.jpg (120.06 KB)

2018-4-8 15:34

2cad6c1d20b94f5f9f5e2abbc374d3fb_th.jpg

9ce1bec55f4c40239278056a59e9c389_th.jpg (127.34 KB)

2018-4-8 15:34

9ce1bec55f4c40239278056a59e9c389_th.jpg

48c0eab92fad4dabbebea0fc9dcd6205_th.jpg (221.49 KB)

2018-4-8 15:34

48c0eab92fad4dabbebea0fc9dcd6205_th.jpg

49e2e2b489ee4e63b9a639f87f329209_th.jpg (383.02 KB)

2018-4-8 15:34

49e2e2b489ee4e63b9a639f87f329209_th.jpg

7680bdf00e35484082d3c3c3f4c1fde4_th.jpg (145.94 KB)

2018-4-8 15:34

7680bdf00e35484082d3c3c3f4c1fde4_th.jpg

be1aea44c2d84f04bcfeeca92579e7e1_th.jpg (348.31 KB)

2018-4-8 15:34

be1aea44c2d84f04bcfeeca92579e7e1_th.jpg

db39cbe3706b43878d6f3cba919f57fe_th.jpg (104.95 KB)

2018-4-8 15:34

db39cbe3706b43878d6f3cba919f57fe_th.jpg

f5d5c2ebadfc48c388f13e57b121c541_th.jpg (132.25 KB)

2018-4-8 15:34

f5d5c2ebadfc48c388f13e57b121c541_th.jpg

TOP

TOP

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TOP

稍做作了点,不过,还是比吕楠的西藏《四季》好多了
集思广益     独断专行

TOP

这些片子太艺术了一些,我记得在一本刊物(免费放在咖啡馆里的那种)上看过介绍他的一篇文字,附了几张彩色照片,很棒。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不喜欢,太装

TOP

 39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