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黎朗作品:《凉山彝人》

回复 79# 的帖子

没错,但有时换器材会是个契机。最终决定战争的因素应该是人,但武器装备在某些战役中则可能成为决定性因素。在拍照上,使用不同的器材会有不同的拍法和追求。这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论。我们不要器材决定论,器材决定论那就是只要用了什么器材就一定会……。最重要的当然是相机后面的头,这是横向比较。但是,就一个人来说,器材对他的追求和风格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互为因果,这是就这一个人本身的纵向的比较。

遵照形式和内容的统一论,摄影者会根据自己的拍摄需要明确而主动地选择、使用器材;陷入器材决定论,摄影者会不断地更换器材,但就是不知道自己该拍什么和怎么拍。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如歌 于 2009-2-12 18:45 发表


  这张光圈用大了(也许是现场光太弱,没有办法的事),远景的人物很重要,是重要的环境因素,需要它们来做陪衬的,可惜照片没有必要的交代。
我觉得这张照片很经典,没有必要将后面的人物弄的很清晰,前景的残缺和背景的模糊很呼应,
前景那个女人残破清晰衣着和背景(假定是)女人的朦胧或许豪华的衣着有一定的对比。
其二,高光的处理也很到位,无论前景女人背上背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希望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abbet 于 2009-2-17 19:27 发表

  我觉得这张照片很经典,没有必要将后面的人物弄的很清晰,前景的残缺和背景的模糊很呼应,
前景那个女人残破清晰衣着和背景(假定是)女人的朦胧或许豪华的衣着有一定的对比。
  其二,高光的处理也很到位,无论前景女人背上背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希望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
  对照片有不同的理解是正常的。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张照片“抓人”的地方,是老人与小孩的眼神。放在组照里没啥,如果是单看这张照片,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的人,特别是对不了解彝族的人来说,原因就是虚化造成的。
  我前些年去过好几回凉山,多少对他们的习俗有些了解,背景虚化的人物(包括蹲坐在地上的)是彝族同胞,他们在冬日里很多人都披着羊毡而光圈稍为小一点(并不是说要很清晰,但要能辩认身份就行),会把这些交代清楚,包括那个建筑物
简单、普遍、永恒
《佳茗苑》普洱茶庄
http://shop34752301.taobao.com/

TOP

引用:
原帖由 如歌 于 2009-2-17 23:11 发表


  对照片有不同的理解是正常的。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张照片“抓人”的地方,是老人与小孩的眼神。放在组照里没啥,如果是单看这张照片,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的人,特别是对不了解彝族的人来说,原因就是虚化造成的。
  我前些年去过好几回凉山,多少对他们的习俗有些了解,背景虚化的人物(包括蹲坐在地上的)是彝族同胞,他们在冬日里很多人都披着羊毡。而光圈稍为小一点(并不是说要很清晰,但要能辩认身份就行),会把这些交代清楚,包括那个建筑物。
大凉山的彝族的风俗和散彝族的风格都不一样。
他们很肃静。不张扬。

TOP

引用:
原帖由 悠远 于 2009-2-12 15:43 发表
李杰的部分作品
引用:
原帖由 藏剑 于 2009-2-10 20:00 发表  
实话实说,我感觉一般,我指形式功力。只是我的偏好。另一方面,感觉拍摄的难度也不大。
引用:
原帖由 悠远 于 2009-2-12 15:34 发表  
相对黎朗的片子,更喜欢李杰的《布拖纪事》中透出的平静。
是的,感觉也不是特别好。作者似乎待了些时间,拍了些场景,但比较散,没有很好的合力,拍得都挺好的,但单片的功力也不是特别强。

李杰的只看过若干,包括这张,似乎是主打片之一,印象很深。感觉比本帖的这些要好些。

[ 本帖最后由 mathdrug 于 2018-2-6 19:17 编辑 ]

TOP

 85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