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123456
发新话题
打印

玩100部胶卷相机

回复 100# 的帖子

诗意拍摄,诗意描述。可惜对里面的相机不熟悉,看起来像破案,不得要领。
关注  尊重  坚持

TOP

引用:
原帖由 胡子 于 2018-2-19 19:16 发表
诗意拍摄,诗意描述。可惜对里面的相机不熟悉,看起来像破案,不得要领。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minolta是日语“成熟的稻子”的谐音,如nikon谐音日光,canon谐音观音。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回复 103# 的帖子

几时出本册子发表

TOP

引用:
原帖由 79567702 于 2018-3-30 21:39 发表
几时出本册子发表
有市场吗?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我的第一百部相机 西湖pt-2
在朋友那儿见到一部西湖pt-1, 生得小巧,像一枚方印,白金属机身正侧面的“西湖”二字看着亲切得很。让朋友开价,她说,“坏的,不能卖”。“让我给它一条活路吧”。我这么一说,她就把它送给了我。我愿给所有的胶片相机一条活路,只是有心无力。有本事给它活路的是小胡师傅,他用三友的镜头及快门整组完美地取代了原来缺件的镜头和快门,成就了我的西湖pt-2。
有一位摄影大师说过,拍一个物体,不如拍一个观念。拍一个观念,不如拍一个梦境。我虽不以为然,但还是用西湖pt-2,拍了一根牛筋条,一个慢的观念和两棵树的梦境。
一根牛筋条。我不能拍一个青椒,也不能拍一个土豆。不是因为有大师拍得绝,而是我对它们没有感觉。牛筋条是大理特有的灌木,质地硬且韧性好,我用它们做过很多桌子和椅子腿。剩下的边角料,我也做成了无损开瓶器,都好卖。这一根牛筋条的外形很好看,几次想用,都没舍得锯断它。正好把它当一个物体来拍,各种构图,各种曝光都试过,这一张是我最满意的。和大师们的作品相比,实在是粗糙,但却温暖得多。
慢的观念。我只知道摄影分两类,一类是数码摄影,一类是胶片摄影,更不知道如何拍一个观念。在路过一个公路口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个“慢”的标识,便想到了慢的观念。做人当言而有信,做事当今日之事今日毕,与快慢没有多少关系。但生活之事,得慢且慢,毕竟我们是来这个世界上生活的。开快车很危险,匆匆而过的生活不是更危险吗?这个观念纯属一己之见,我更喜欢这张照片里的色彩和颗粒感。
两棵树的梦境。我本来是喜欢拍单独的一棵树,听谁说过两棵树比一颗树好看,有幸福感。于是,这两棵树进入了西湖pt-2的取景器。梦境是人控制不了的,就像这过期胶卷的效果也是控制不了的一样,我喜欢这种真实的梦境。两棵树是否幸福?那是仁者和智者的事了。
玩100部胶卷相机就这么结束了。对于摄影,我就像个刚会说话的小孩,想说很多话,但什么也说不清。对于胶卷相机,我从爱它们的使用价值,到了爱它们自身的审美价值。不敢说世界上最好看的相机有几部,但西湖pt-1,或西湖pt-2该是其中之一。

[ 本帖最后由 ligo 于 2018-10-16 22:36 编辑 ]
AA032.jpg (241.05 KB)

2018-10-16 22:35

AA032.jpg

AA006.jpg (381.88 KB)

2018-10-16 22:35

AA006.jpg

img681.jpg (214.72 KB)

2018-10-16 22:35

img681.jpg

当文字变得模糊, "眼"会聚焦影像. 当形象变得不合适的时候,  "眼" 见为实.

TOP

 106 123456
发新话题